【all叶】无论如何答应哥哥的事都要做到

悠悠堇:

        今天早晨叶修接到了叶秋的电话,叶秋一开口就问“你房号多少啊”。


        当时是苏黎世时间早晨六点半,最近作息规律的叶修还在深度睡眠,皱着眉头接起电话,结果那头居然在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叶修直接就给挂了。


        然后电话铃按套路锲而不舍地响着,叶修只能再次接起来,报出一串数字,然后再次挂了电话。


        三分钟后,门铃响了。


        “……”叶修在床上呆了三秒,然后认命地下床开门。


        门口果然是叶秋。


        并且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就笑了出来。


        “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啊?”叶秋一边笑一边问,他指的是叶修那满脑袋乱翘的呆毛。


        而叶修则是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关于昨晚忘吹干头发就睡着了这种事他懒得说一遍。


        对于多日不见的弟弟为什么忽然来到苏黎世这种事,他也一点都不好奇,他让叶秋自己进来,然后就再次瘫到了床上。


        他最近的起床气略有点严重,没睡醒的时候连最喜欢撩他的黄少天都不敢惹他,可他那亲弟弟偏要来踩雷。


        叶秋戳了戳叶修睡衣裤间裸露出来的一小截白嫩肚皮,过了一把充满恶趣味的手瘾后在叶修把他踹出门之前端正了神情:“哥,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说。”叶修卷起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紫菜卷。


        “诶,你别睡啊。”叶秋抱住紫菜卷,摇了摇,“真的是正经事,是咱爸叫我来的。”


        听到“咱爸”二字后,紫菜卷的内芯明显僵了一下,然后过了半分钟,一个脑袋瓜不情不愿地探了出来,满脸不乐意地问:“什么事。”


        叶秋就这么抱着紫菜卷似的他哥,不答反问:“你还记得以前住在我们隔壁院儿的王家小姐吗?”


        “谁?”叶修皱眉。


        “就是那个十几年前还和你一起堆过沙子的王家小姐啊,独生女来的,王家可宝贝。”


        “有这么个人?”


        “有啊,以前玩过家家你当爸爸的时候她还演妈妈呢。”


        “那你演什么?”


        “……你的关注点会不会太偏远了。”


        “不说我也知道。”叶修打了个哈欠,“你演我儿子吧。”


        叶秋一张白皙的俊脸撑得通红,憋了半天才吼道:“屁,你明明让我蹲在门口演小点!”


        那语气可委屈。


        但叶修一点都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叶秋充满怨气地看他笑得乐不可支的那样儿,气得想咬他一顿。


        然而比起这个,他其实更想把以前小时候对叶修言听计从的自己给打一顿。


        叶秋咳嗽了一声:“不说这个了。总之,那王小姐现在就在苏黎世,咱爸想让你跟她接触接触,交个朋友。”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这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叶秋一脸“认命吧,就是那么回事儿”的表情拍拍叶修的肩膀:“你懂的,要是说得白一点,这种行为被普遍称之为相亲。”


        “能不去吗?”叶修眯起眼。


        叶秋也学着他的样子眯起眼:“可以。如果你一把年纪了还想被老爸用皮带抽的话。”


        “……”叶修和叶秋对视了一会儿,翻身下床,“好吧,但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是我去,而不是你去。不管怎么说,你都比我更适合相亲这种行为。”


        “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秋不爽,从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休闲衬衫和长裤递给叶修。


        “干嘛?”叶修茫然地看着叶秋递给他的那几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名牌货。


        “什么干嘛。”叶秋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从壁式衣柜里拿出来的T恤和宽裤脚的休闲裤,“你不要告诉我,你打算穿这些去跟人家见面。”


        “不行吗?”叶修再看了两眼自己的选择,完全不明白它们为什么会被嫌弃。


        “这已经不是行不行的问题了。”叶秋捂住自己的额头,明显被他哥某些方面的不谙世事给打败了,“你要是穿成这样,连约定好的餐厅都进不去。过来,穿我给你带的这几件。”


        叶修撇撇嘴,走过去,还不忘教育他的弟弟:“以貌取人可不对。”


        叶秋朝他翻了个白眼。


        叶修从叶秋手里拿过那几件看上去比较正式的衣物之后直接上手开始撩自己身上的睡衣。


        “喂,你等一下啊!我还在这里!”叶秋被他的豪放给吓了一跳。


        “有什么关系。”叶修正两手交叉捏着自己的衣摆往上撩,被叶秋一叫后目前睡衣停留在腋下,他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反而让叶秋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到有点尴尬。


        叶修一把掀起睡衣,然后露出一个狭促的笑:“你害羞了?”


        “……才没有。”


        “就是,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不是十五岁的时候还和我一起洗澡吗?”叶修套上叶秋带来的衬衫。


        “……”这种事就不要说出来了。


        叶秋有点想撞墙,不要逼他想起以前志愿成为哥哥跟屁虫的那个时候。


        不过,他的视线扫过某个地方,忽然发现了比起提起以前黑历史更让他愤怒的事。


        “这是怎么回事!”叶秋忽然蹲下捏住叶修裸露的脚踝,微微抬起,一下子没能保持平衡的叶修半个身子躺到了大床上。


        “……你发什么疯?”叶修只穿着衬衫,仰躺在床上,用手肘撑起身子,莫名其妙地看着捏着他的脚脸色冰冷的叶秋。


        叶秋用手指摩挲着叶修细瘦的脚踝,冷笑一声,抬眼看向叶修:“这个牙印是怎么回事?”


        “哦,被狗咬的。”叶修好像这才想起自己的脚踝上有个牙印,随口编造傻子才会信的借口。


        “我不想跟你开玩笑。”叶秋发射传说中的总裁气场,看上去非常冷酷,让人忍不住腰软。


        然后他就被叶修一脚踹在了头上。


        “靠。”叶秋摸摸自己的脑袋,虽然叶修完全没用力道一点都不疼,但是他还是觉得委屈,嘟囔道,“除了你还有谁敢这么对我……”


        叶修安慰性地揉揉他的脑袋,说了句“除了我谁敢这么对你我就帮你打谁啊乖”。


        然后很快换好了所有衣服,正在扣袖扣,还好苏黎世这几日天气凉爽,穿成这样也不会热。


        而叶秋还因为叶修刚才那句随口说的话面部发烧。


        他哥哥就是这种地方特别讨厌。


        不经意间说出的话却撩人得不行。


        虽然他比起被哥哥宠更倾向于把哥哥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但是偶尔被哥哥宠一下的感觉也很好。


       “喂。在想什么呢。”叶修伸手在叶秋眼前晃了晃。


        叶秋回神,坐在床上仰头看他:“嗯,还挺人模人样的。”


        叶修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怎么跟哥哥说话的呢。”


        叶秋很幼稚地朝他扮了个鬼脸。


        叶修笑。


        虽然叶秋早就比他更有出息,独当一面,这是好事,但是偶尔这样跟他闹一闹的弟弟也还是很可爱。


        “那位王小姐约了几点。”叶修问。


        “十点半,约你吃brunch。”叶秋看了眼手机,“具体地点我现在发到你手机上,你最好现在就出发,总不能让人家等你吧。”


        叶修看了眼屋里挂着的时钟:“现在才八点半,等过一个小时再去也来得及。”


        “所以说你就是这样才没女朋友。”叶秋连连摇头。


        “搞得好像你有女朋友一样。”叶修斜他一眼。


        “……”叶秋扭头,所以说哥哥果然好烦。


        看不到的时候想念,见了面又埋怨。


        简直就是叶秋面对叶修时的真实写照。


        “对了。”叶修忽然想到了什么,“等会儿你穿我的衣服去训练室吧,我平时都会去,今天忽然不去他们保准会盘根问底问个没完。”


        “那你就实话实说呗。”叶秋道,“又没做亏心事。”


        “话是这么说。”叶修的语气凉飕飕的,“但是那些人里面有一个叫黄少天的人。”


        话特别多。


        要是知道他去相亲了,一定话会更多。


        类似“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这傻逼也到了要靠相亲来找对象的年纪了啊”之类的话肯定要说五百遍,用各种修辞手法使得这五百遍听起来一点都不重复。


        而且除了黄少天之外,其他的那些人大部分跟自己也熟得不像话。


        肯定少不了要来凑热闹。


        想想就觉得很麻烦,所以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


        “那你能保证我不被他们认出来吗?”


        叶秋穿上国家队的队服后还是有点不放心。


        “应该不会。”叶修对着穿衣镜整了整领带,想了想后道,“沐橙可能能认出来,不过告诉她没事。其他人嘛……”


        应该认不出来吧。


        毕竟以前两兄弟天天泡一起的时候,连父母都很难分清两人的区别。


        于是叶修心很大地出发了。


        叶秋得到了他的保证后心想也是那么回事,哪有那么容易认出来,他们可是双胞胎兄弟。


        这么想后心里有点暗爽。


        看时间离叶修告诉他的训练时间开始还有点距离,就躺在他哥哥这几天天天睡的床上打了个滚。


        嗯,是哥哥的味道。


        正好叶秋也有点困了,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之后他是被一阵门铃吵醒的。


        “唔……”叶秋揉揉眼睛,走去开门,门外的是一个黄毛的年轻人,因为叶修的缘故,叶秋这几年也有关注一点电竞比赛,比较出名的那些选手都能认出来。


        对于国家队的所有选手当然更是如此。


        现在杵在门口笑容灿烂的是蓝雨战队的黄少天。


        “老叶你果然还没起床。”黄少天一把揽住叶秋的肩膀,这过分的亲密让叶秋有点不舒服,“走走走,我们一起去训练室吧。”


        “你先去吧,我洗漱一下。”叶秋不动声色地推开黄少天。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黄少天笑呵呵地走进来,显然心情不错。


        今天他走进底楼餐厅的时候破天荒没有在这个点看到叶修,心想着也许是不小心睡过了头,过来摁了个门铃没想到还真给他蒙对了。毕竟刚睡醒的叶修不多见,让人觉得可稀罕,虽然刚到苏黎世的第一天黄少天为了见到刚睡醒的叶修七点就来摁门铃,结果当天训练的时候被带着浓厚起床气的叶修单独拎出来PK,差点被打萎。


        但是,为什么觉得今天不带起床气的叶修反而没有带起床气的叶修可爱了?


        刚进门就是浴室,黄少天靠着面对浴室的壁橱门看着背对他洗漱的叶秋,眉头都快皱到了一起。


        “老叶。”黄少天突然出声。


        正在擦脸的叶秋含糊地应了一声。


        “我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


        “啊!?……咳咳咳……”叶秋被口水呛了一下,一边咳嗽一边觉得很惊悚,这才几分钟啊,怎么就被看穿了?小时候他们爸妈还没这么快看出来呢,叶秋让自己镇定下来,“你想太多了。快到训练时间了,我们走吧。”


        “哦……”黄少天还是皱着眉,但乖乖地跟在了叶秋的身后。


        在前往训练室的路上,黄少天一言不发,叶秋想找点话题活跃一下气氛,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奇了怪了,以前看新闻的时候不是都说黄少天话很多的吗?


        最近这些选手在苏黎世参加比赛的时候,荣耀在国内也越来越火,连街坊大妈都能谈几句关于荣耀的话题,其中提到黄少天的时候都会说“那个长得不错但话很多的小伙子”。


        而如今这话很多的小伙子却忽然不说话了,让叶秋觉得有点不妙。


        正当叶秋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黄少天忽然乱揉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然后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叶秋:“我还是觉得你今天很奇怪啊。”


        “……呃……这个嘛……”叶秋正在想该怎么糊弄过去。


        “要不这样吧。”黄少天双手握住叶秋的肩膀,很认真地和他对视,叶秋有点心惊胆战,然后听见黄少天说,“你让我摸下屁股,我就能安心了。”


        啊?叶秋的嘴微微张开。


        这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不顾叶秋越来越黑的脸色,继续说道:“你知道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摸下你的屁股我就能认出你。”


        “……”你这小兔崽子活腻了是不是!


        叶秋惊怒。


        我哥的屁股你也敢摸?


        而且听上去还经常摸!


        叶秋火冒三丈。


        “好不好?”黄少天完全没明白自己已经被叶修他弟拖入了黑名单的事实,还在纠结为什么自己觉得今天的叶修有点奇怪的事,说白了就是没有那种让他一眼看上去就又爱又恨的感觉了。


        这不应该啊,他昨天还和叶修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就差没啵啵了。


        他怎么会突然就不那么喜欢叶修了呢,完全不可能啊。


        叶秋虽然气得想大逆不道地把他哥抓过来打屁股,但是还是谨记哥哥走时留下的吩咐,继续装:“哈哈哈你别闹了,我们还是快去训练室吧。”


        然后带着一身浓厚黑气走在了前面。


        黄少天看了眼前面那个叶修掩在队服下的部位。


        糟糕,不太想摸。


        我是不是病了?


        黄少天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之中。


        但训练的时候还是有模有样的。


        不过他旁边的喻文州还是明显看出了他的不走心。


        “怎么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挣扎了一下,他到底应不应该跟游戏里的好队友生活里的好伙伴感情里的敌队军讨论他的情感问题呢?


        答案是否定的。


        黄少天应付了几句,决定还是自己抑郁一会儿吧。


        叶秋坐在训练室讲桌前叶修一直以来坐着的位子上,想着等叶修回来要好好盘问他黄少天和他之间过于亲密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张新杰走了过来,把一打装订整齐的A4纸递给他,叶秋有点懵地接过,尽力隐藏无知的表情,抬头看他。


        “这是昨天整理的关于A国的一些资料,虽然知道你自己也有整理,但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之前没注意到的地方。”张新杰道,


        “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


        如果到这里结束也就算了,偏偏张新杰又加了一句:“我相信你。”


        叶秋内心立刻警铃大作,要是没刚才黄少天那出他可能不会觉得,但是经过刚才黄少天的那番言行,再听张新杰的话,叶秋不由觉得怎么听怎么暧昧。


        希望是他想多了。叶秋捏着那几张纸安慰自己。


        毕竟人家戴着副眼镜,看上去像个正经人。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基佬对吧?


        叶秋这么想道。


        “领子没整好。”


        这个时候原本打算离开的张新杰忽然又转回了头,伸手帮他抚平微微翘起的衣领,手指若有似无地划过叶秋的脖子。


        这下叶秋明白了。


        呵呵。


        这人必须和自己那倒霉哥哥有点不明不白的关系。


        作为他哥的亲生弟弟,他们至少有十多年是在同一张床上睡过四季的。


        所以他哥哥脖子特别敏感这种事他必须知道。


        也就是说,这叫张新杰的其实是在撩拨他哥的敏感带。


        靠,能忍?


        妈的,不能忍也得忍。


        答应哥哥的事,就算气死了也要做到。


        妈的,怎么感觉那么憋屈呢。


        叶秋良好的家教让他很多年不爆粗口,这下实在有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


        真是摊上了个倒霉哥哥。


        正在平息自己波涛汹涌的怒火的叶秋没有发现底下几个人充满怀疑的视线。


        黄少天看了眼训练室里的时钟,开始在国家队选手群里刷屏。


 


 


        夜雨声烦:有没有人觉得今天的叶修很奇怪?


        海无量:你也这么觉得?


        风城烟雨:这都到休息时间了,按他平时的尿性早跑出去抽根烟暗爽了。


        夜雨声烦:是吧是吧,苏妹子你说呢?


        沐雨橙风:啊……就是那么回事吧。


        夜雨声烦:那么回事是怎么回事啊!不带这样打哑谜的啊!


        风城烟雨:沐沐这语气肯定是知道什么。


        沐雨橙风:嘿嘿[微笑]


        风城烟雨:不带这样勾起人好奇心的!


        索克萨尔:前面那人大概不是叶修吧。


        唐三打:不是叶修又是谁?你科幻片看多了?


        王不留行:叶修有兄弟吗?


        石不转:双胞胎?


        夜雨声烦:!!!!!!!!!!!!!!!!!!!!!!!!!!!!!!!!!!!


        沐雨橙风:哇(⊙0⊙)


        风城烟雨:该不会被他们猜对了吧?


        一叶之秋:……这算什么事啊,那叶修他去哪里了?


        索克萨尔:不如先确定一下,这人到底是不是叶修吧。


        生灵灭:怎么确定?


        百花缭乱:我知道。


 


 


         张佳乐这么一说,立刻招来集体围观,一双双眼睛都瞅向了他。他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然后走上前去。


         叶秋现在脑子里正盘桓着他哥嫩白细瘦的脚踝上那昭然若揭似乎在宣誓主权的牙印。他哥身上那是人肉,又不是猪肉,干嘛要敲个钢印。


         烦死了,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干的……


         就在叶秋在心里发狠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人抓住了。


         一低头,对上张佳乐充满愤怒的桃花眼:“你没事干嘛冒充叶修!”


         张佳乐正抓着他那没丝毫印记的脚踝怒视他。


         叶秋咬牙:哦,原来是你干的啊!


 


        叶修到达约定好的餐厅,报上姓名,服务小哥态度良好地把他引到一张桌前,那里已经坐着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


        叶修看了眼表,十点一刻,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不让男人等的女孩。


        “你好。”叶修坐下后跟她打了个招呼,女生点点头,也说了句你好。


        然后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女孩在沉默中报上自己的名字,笑道,“父母那边说我们小时候见过,希望长大后继续交往。不过你应该不记得我了。”


        叶修喝了口面前的美式,果然咖啡很不合他的口味:“你也应该不记得我了。”


        “我记得。”女孩这么说。


        叶修有点惊讶。


        女孩笑着搅拌了两下面前加了生奶油的热可可。


        “你知道这次见面的目的吧?”女生问。


        “嗯。”叶修点点头,“不过我想像你这样优秀的女性不应该屈尊我这样的人。”


        “噗。”女孩笑了出来,“你平常可不是这么说话的吧。这可真不像你。”


        “……”叶修沉默。


        “我看过你的记者会。”女孩说,“你说话的方式真的很有趣。”


        “是吗。”


        也许是因为女孩谈到了关于荣耀的话题,让叶修放松了下来。


        他们平淡地聊天,直到所有的餐点上完。


        “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女孩笑眼弯弯,“不过,这次相亲应该是失败了吧?”


        叶修像是松了口气,大方道:“因为家父的一些任性让你抽空赴约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哦。”女孩喝了口凉透的可可,“你是不是还要赶回去啊,国家队领队?”


        “嗯。”叶修看了眼手表,“那我差不多要离开了。”


        “好的,见面很愉快。”女孩站起来跟他道别。


        “你不走吗?”叶修问。


        “我再坐一会。”


        “那我……”原本打算就这么离开的叶修又停了下来。


        “请不用介意我。”女孩婉言拒绝,“你还有很多要忙的事吧,为了世界冠军?”


        叶修笑着点点头。


        直到叶修的身影完全消失,女孩才有点怅然若失地笑起来。


        其实不是叶修的父亲想让叶修来见她,而是她主动说起了想见叶修的事。


        从很久以前,她就一直记得关于他的事。


        关于那个在所有家世显赫的小孩里最特别的男孩。


        关于那个经常被父亲训斥然后在大院里罚站的小孩。


        关于那个后来离家出走了的少年。


        稍微有点好奇,曾经一起堆沙堡的那个小孩,长成了怎样的大人。


        现在看来,果然是个很不错的人。


        那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毕竟比起她这种顺着家里的意愿生活到今天的人,他那样的人过于耀眼了。


        所以根本不敢占有啦。


        但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哦。


        关于他的事。


 


 


 


 


 


        与此同时,国家队里的气氛就有点让人窒息了。


        “张佳乐,按照你的说法,你在叶修的脚踝上咬了一口?”黄少天敏锐地指出,“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对自己的犯罪事实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我怎么就犯罪了!”张佳乐据理力争,“那天比赛前我和叶修在楼下酒吧聊天,有个傻逼硬要请我们喝酒,叶修不想跟他闹得太大就自己喝了,因为我要比赛所以没让我喝。”


        “结果你们也知道的,他醉成个弱智,还要我扶他回去。”


        “帮他脱裤子的时候我就被他踹了一脚,在脸上!”


        “然后我气不过就咬了一口。”


        “你脱什么裤子!”方锐觉得很心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佳乐啊!”


        “我原本以为你至少是那样的张佳乐啊。”黄少天痛心疾首。


        “但是,现在重要的是为什么叶修不在这里吧?”


        张佳乐懒得跟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争执太久,扯回正题。


        “对啊对啊,为什么?”黄少天看向疑似叶修兄弟的某人。


        “因为他去相亲了。”叶秋冷笑一声。


        潜台词是:你们这些基佬别想了,我哥去相亲了,没你们什么事了。


        虽然他知道这桩相亲百分之九十九是个笑话,但是他自己知道就够了。


        何必让这些家伙也知道呢?


        之后他们果然回去各自的位置坐好了。


        叶秋暗爽。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目前的选手群里正在进行怎样的交流:


 


 


        夜雨声烦:背着我们去相亲?


        一枪穿云:不应该。


        石不转:不来看着我们训练有点说不过去。


        王不留行:喻文州你的药呢?


        索克萨尔:^ ^?


        百花缭乱:什么药?


        生灵灭:你说呢?喻队别装了0-0


        百花缭乱:我靠……喻文州你果然了不起……


        一叶之秋:靠,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唐三打:哪样?


        一叶之秋:就是那样啊!


        唐三打:到底哪样啊?


        一叶之秋:他们打算给叶修下泄药。


        唐三打:这么毒?


        风城烟雨:……我好感动哦,国家队还有你们这样天真善良的人。


        海无量:今晚叶修房间不见不散?


 


        看着那一连串不见不散的字样,楚云秀觉得世态非常炎凉。


        风城烟雨:好惨。真的好惨。真的特别惨。


 


 


 


        然后他们就把叶修给办得喊哥哥?


        别搞笑了。


        叶秋还在呢。


 



 

评论
热度 ( 2866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