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关于性生活

悠悠堇:

        B市集训进行到最后几天基本上没什么好训的了,大家摸清了套路,本来也是那么多年互相研究下来的,对彼此的了解可不比队友少。


        除了日常必需的训练之外,任务主要还是调节心态,以最轻松又不放松的状态来迎接比赛。


        但是也不要太轻松了,不要像叶领队一样天天瘫痪在沙发椅里进行工作,如同一条咸鱼。


        电竞局高层很贴心,B市郊区小别墅一套专门为职业选手们准备,让他们清心寡欲地为世邀赛打好基础。


        今天晚上叶弟弟送了别人家的鳗鱼来,晚饭吃烤鳗鱼吃得很尽兴,满口鲜活的胶原蛋白。


        叶弟弟告辞后,其他人就坐在客厅里看晚间新闻,两位女选手出门散步,一切都那么平和。


        直到叶修说了一句:“职业选手没救了,大晚上的居然一群男人一起看新闻联播,没有夜生活也就算了,连性生活都没有。”


        一片沉寂。


        然后爆发。


        方锐吐槽:“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不是一样没有性生活?”


        “一点都不想被你说,二十七岁了还是处男的某人。”黄少天应和道。


        王杰希很淡定:“吃了鳗鱼之后气火太过旺盛了?要我帮你灭灭火吗?”


        喻文州笑:“的确有一种说法是说多吃鳗鱼可以让男人更男人。”


        孙翔大惊:“有这回事?”


        “有的。”


        孙翔迟疑地又莫名好像似乎有点羞涩地看向叶修:“你让你弟弟送鳗鱼过来,现在又特地提到性生活,到底有什么居心?”然后他又立刻欲盖弥彰道:“我可不是想要和你有共同的性生活。”


        “……”叶修问不知何时坐到了他的旁边的周泽楷,“孙翔是不是被热得脑子坏了,这几天B市的确是蛮热的,不然说出来的话怎么没有任何逻辑。”


        周泽楷剥了个砂糖橘,职业选手灵巧的双手用在了去除白色筋络上,剥完了递给叶修:“不用管,吃吧。”


        “小周真懂事。”这年头有一个孝顺人的后辈真不容易,叶修嚼着橘瓣含含糊糊地说了后半句。


        “给你剥个橘子你就满足了?”黄少天白眼快翻到天上,“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我是没出息。”叶修斜眼看他,“这不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为前辈做了些什么。”


        叶修嘴里的橘子刚吃完,周泽楷把手凑到他唇边想要接果核,饶是叶修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自己拿了张餐巾纸吐里面。


        黄少天暴怒:“你再说一遍!是谁大晚上的刚比完赛就去网吧找你帮你打那破副本!除了我还有谁肯这样帮你?”


        黄少天说完后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并且立刻遭到了围观人员的鄙视。


        “堂堂剑圣居然跟普通玩家斤斤计较去打什么破副本。”方锐摇头晃脑,“黄少天你这样那些崇拜你本人的普通玩家该多伤心啊,真是想想就要流泪。”


        “实在是太低劣了。”王杰希喝了口茶,“居然去跟普通玩家较劲。”


        “不应该。”周泽楷看似很中肯,黄少天却觉得他相当阴险。


        “等等。”黄少天为这次批斗大会喊停,“明明老叶在第十区欺负普通玩家欺负了那么久欺负得那么起劲,为什么你们不去说他?”


        “你怎么能用欺负这种说法。”叶修看上去可惊讶,“我只是训练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锻炼了他们的精神,顺便掠夺了他们的材料而已。”


        黄少天呸他:“你还敢更不要脸一点吗?”


        叶修跟黄少天互相臭对方的时候忽然发现唐昊正一脸认真地沉默着,这些天相处下来,叶修也算对唐昊有了点理解,他主动问道:“唐昊,你有心事吗。”


        忽然被点名的唐昊一抖,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很茫然地跟叶修对视,下意识地说出了心中所想:“你们以前都有性生活吗?”


        沉默中只有叶修显得特别不解风情:“这篇还没翻过吗?你看看他们这一张张脸,除了小周可能还有人愿意跟他进行性生活,其他人明显就是好几年没开张过的脸。”


        “靠,你懂什么。”黄少天第一个不服,“只要我愿意,想跟我睡的人从这边排到天安门门口。”


        “你说的是那些天天在你微博下面喊黄少操我的小粉丝吗。”叶修的表情非常严肃,“你这个禽兽,他们里面有那么多未成年人,你是想犯罪吗。”


        “呸,你才禽兽。”黄少天对于叶修刻意曲解他的意思表示愤慨。


        “我可没有一天到晚想着要睡粉。”


        “我也没有!”黄少天咬牙切齿,黄少天非常委屈,黄少天使出了在说不过叶修的时候最擅长使用的招数——拖别人下水,“要说睡粉,谁的资源能比得上周泽楷,他一发微博,百分之六十的回复是老公求睡,百分之四十的回复是把老公求睡这四个字用更文艺清新的方式表达出来。”


        周泽楷皱眉,难以反驳。


        黄少天更加得寸进尺:“而且他发微博从来都是发自拍,各种自拍,各种闷骚,各种撩妹,这深刻地体现了他潜意识里时时刻刻都在色诱无知少男少女。”


        周泽楷眉头皱得更加深了:“那是战队的意思。”


        战队老板执意要他经营微博,说是这样吸粉,要不是战队要求,周泽楷可能就跟叶修一样几百年都不发一条微博。


        “听到没有,这是战队的意思,你别欺负人家小周了。”


        “我操,为什么周泽楷在你心里就是五好青年,我就是个随时想睡粉的骚浪贱人?”黄少天简直十分憋屈。


        “哎呦喂,看把我们少天给委屈的。”叶修见黄少天好像真有点不开心,也不再逗他,坐到他旁边跟他勾肩搭背的,“我这不是开玩笑嘛。”


        黄少天哼一声,别过头不理他。


        “真生气啦?”叶修一手揽着他肩膀一手捏着下巴把他脸转向自己,“给我笑一个呗。”


        黄少天翻白眼:“臭不要脸。”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亲热让跟叶修同队了一年多的方锐都酸得要死。


        “那你这些年到底有没有性生活?”黄少天还没在蜜糖里多沉浸一秒,叶修就又开始不正经。


        “没有!”他没好气地说了实话。


        “太让人心疼了。”叶修很真诚,“这么多年没有性生活,辛苦你了。”


        “我这叫洁身自好!”黄少天火气又被叶修挑起来了,“你要真心疼我,正好今天吃了鳗鱼,那方面特别强,你把你的屁股贡献给我来展示你的真诚啊。”


        此话一出,原本还没怎么集中于谈话的几个人都被吸引过来了,看向黄少天的目光十分不善,倒是叶修平时就跟黄少天混得熟得要死,也没少听黄少天说荤话,还能在那边嘻嘻哈哈地跟他开玩笑。


        “喻文州队长,黄少天选手想搞我的屁股,你怎么看?”


        “给屁股上个保险吧。”


        “听到过给手给腿上保险的,没想到老叶开启了保险的新纪元——”方锐略一停顿,然后深沉地说道,“菊花险。”


        张佳乐差点笑得掉下了沙发。


        “我看你需要为你那黄色猥琐的脑袋保个险。”叶修慈祥地看着方锐,“我建议科学家对你的脑袋进行研究,来揭秘作为屹立于万物之灵的人类,你到底为什么在某些方面和禽兽更为相似。”


        “是我的错觉吗。”方锐问王杰希,“为什么老叶的毒舌最近越来越不留情面了?”


        “可能是性生活不美满吧。”王杰希看叶修,“需要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吗?”


        “说得好像你多有经验似的。”叶修嗤笑。


        “虽然实践经验不多,但是比理论知识我应该不会输给任何人。”王杰希看上去很自信,而叶修不懂这到底有什么值得自信的。


        “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张新杰微微蹙眉,使得他原本淡雅的容貌看上去多了一分凌厉,又称攻气,他很平淡地像是在唠家常般说道,“为了不让叶修受伤,理论知识方面做了很多的学习,不会输给王队。”


        受什么伤?叶修沉思。


        “听不下去了,真的听不下去了。”方锐怒道,“你们不要小看了性生活!你以为只有理论就能够畅通无阻了吗,更重要的是天赋!不然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一个加藤○?”


        “……”加藤○是谁?少年时期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叶修的世界里并没有大师加藤○的一席之地。


        “这种事除了天赋异禀外还能熟能生巧。”肖时钦说道。


        “对对,一回生二回熟嘛。”一直没机会插话的孙翔终于见缝插针完美进入了讨论组,心里暗暗地耶了一下。


        “你熟得可真快。”叶修眉一挑,孙翔就心一颤,他可喜欢叶修那副胸有成竹略带高傲的表情,会让他很想操他。


        “我当然快。”孙翔得意。


        “秒射?”唐昊扎他。


        孙翔眼一瞪,这唐昊怎么回事,平时跟他关系挺好,重要时刻竟然在叶修面前质疑他的持久力,这他妈要能忍还叫男人吗!?


        偏偏这时候肖时钦淡淡地来了一句:“年轻人没经验秒射也是正常的。”


        孙翔感到了冬天般的寒冷,小事情我们不是曾经共患难的战友吗,你这样踩我是什么意思,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肖时钦似乎没感受到孙翔那扎人的目光,笑得高深莫测。


        孙翔咬牙又看周泽楷,周泽楷似乎也没发现孙翔试图寻找同伴的眼神,目不斜视。


        没办法,孙翔只能自救,看着叶修很认真严肃且恶狠狠地澄清道:“我没有秒射。没有!”


        “啊?哦……”叶修应下来,然后又加了一句,“叶秋的客户里有个是开中医馆的,如果有需要的话,你有空可以去看一看,不用不好意思,等会儿我让叶秋把联系方式给你。”


        “都说了我不需要!”


        见孙翔有炸毛之势,叶修赶紧哄道:“是的,没有,说别人秒射的人才是秒射。”


        唐昊:“???”


        肖时钦:“……O-O”


        孙翔:“……你以为这种小学生级别的安慰人的方式能安慰到我吗?”


        怎么不能?你身后的背景布上花都开了。明显很受用。


        全体沉默。


        “光问别人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喻文州和善地笑,“前辈这几年有过性生活吗?”


        “有啊。”


        “!!!”


        语惊四座。


        “就上次跟方锐互撸了一次。”叶修表情自然,像是在说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一样。


        方锐:“……”


        虽然你说出来我也不讨厌,但是您能不能读一读空气,这种时候说出来你是想让我被群殴致死吗。而且互撸根本不算性生活你个傻逼!


        然后方锐原本应该很轻松的最后几天集训,变得非常充实。


        痛苦中,方锐一边心中泪流满面,一边通过歌声对瘫在沙发椅里的咸鱼领队诉衷肠:“为了你,我愿意~~~~~~”


        这销魂的拖长音换来了对面更严重的打击,方锐被打得更惨了。


        那一天,方锐忽然回想起了对在竞技场中被群P的恐惧,以及刚拿到海无量的帐号卡时被兴欣众和恰巧来拜访的霸图F4轮番打击的屈辱。


        这些成为了方锐职业生涯中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所以方锐想跟叶修从互撸娃,进化为肛茎互撸娃的信心更坚定了。

评论
热度 ( 2813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