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如果成为他的猫

悠悠堇:

        补档。


 


        ***


 


        上林苑楼下新来了一只小野猫,常见的虎皮斑纹,水洗黑的圆眼睛晶莹剔透,深受兴欣内部年轻群众喜爱,极富爱心的乔一帆罗辑小朋友经常给他喂食,莫凡看上去闷声不响但实际上好像是个猫控,偷偷地揣着工资把猫砂盆猫爬架都给买好了,包荣兴经常给它喂豆包然后被嫌弃,女孩子们买了可爱的猫食盆和湿猫粮,多亏了他们,这小野猫变得完全不怕人也不怕生,就算是见了对小动物的兴趣并不是很大的魏琛和叶修也会凑过来小声地喵喵两声。陈果都准备给虎皮猫也准备件兴欣队服,当作吉祥物来养着。


        然而从第九赛季的夏休期的某一天开始,这只小野猫的猫生,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 孙翔 -


 


 


        清晨,孙翔一如往常睁开眼迎接阳光,睡眼惺忪视线模糊,刚伸手打算揉揉眼睛伸个懒腰,却忽然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他盯着眼前肉粉色的梅花垫,陷入了沉思。


        我可能在做梦。


        孙翔冷静地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再默数三下,猛地睁眼。


        入眼是苍翠的绿意,他正躺在矮树丛的缝隙中。


        孙翔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这与他怕鬼是有直接联系的),所以他坚定地重复着闭眼深呼吸默数三下再睁眼的举动,坚信自己肯定再过不久就会醒过来,然而当他将这种行动进行到三位数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可能大条了。


        他好像,可能,也许,在不可逆转的外力作用下,变成了一只猫。还是野的,连活下去可能都堪忧。


        孙翔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导致这两年诸事不顺,真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惆怅,最终孙翔还是耷拉着耳朵先从矮树丛中爬了出来,第一次用四条腿走路,非常别扭而且不习惯,走了才几米孙翔就被不听话的尾巴给绊倒了。他坚强地爬起来,又走了十几步,然后又被绊倒了。


        孙翔烦得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气呼呼地趴在地上不打算起来了。


        “怎么趴在这儿呢,都要被晒成肉干了。”他看到一双鞋停在他面前,然后鞋的主人蹲了下来,把他抱了起来。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一八五大男人却被这么轻松随便地抱了起来,孙翔感受到了屈辱。而他的爪子却死死地抠住那人的手臂,生怕这人一松手自己就被摔着了。


        “喂喂,你抓疼我了。”那人呼痛,语气却没有气急败坏,反而有种孙翔熟悉的好听,熟悉得就像……孙翔猛地抬头,正好对上叶修的眼睛。


        孙翔挣扎起来,完全忘记了担心被摔死的恐惧,在叶修的怀里扭来扭去。


        叶修也有点被吓到,平时这只小野猫还挺温驯,很习惯被人摸摸抱抱这种事,从来没见它反应这么激烈过。


        “怎么了宝贝儿,被热傻了吗?”叶修哄着剧烈挣扎的孙翔,柔软的嘴唇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印了一下。


        然后原本还疑似誓死不从的小野猫立刻就老实了,一动不动地窝在叶修怀里,看上去安静乖巧极了。


        叶修觉得有点奇怪,双手捏着他的腋下和他对视,然后就觉得更奇怪了:“你是不是真病了,怎么还在冒热气?”


        孙翔不想跟他说话,这人随便亲他也就算了,亲完了居然还没有非礼他的自觉,一副无辜的样子,烦死了。


        叶修把孙翔抱着带回了上林苑,凑到比较了解猫的莫凡身边问他:“莫凡同志,这小家伙刚才好像冒热气了,你说是怎么回事?”


        莫凡闻言一皱眉,放下手里的瓜子,把猫抱到自己腿上,孙翔不能接受自己居然又被另一个男人抱来抱去的事实,羞愤地跳回了叶修怀里。


        叶修被孙翔忽然的亲近弄得不知所措,抱着那小小软软的身体,感受着温暖的软度。


        莫凡一愣,嘴角拉平,看上去不太开心。


        叶修抱着孙翔问:“你说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凡冷哼一声:“疯了吧。”


        “喵——”孙翔朝莫凡呲出一口小尖牙。


        你才疯了!


        “算了,看你那么生龙活虎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叶修用指尖按了按孙翔粉嫩的鼻头,然后带着笑意地看向莫凡,“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喜欢养猫了,就算一开始很难亲近,但是它愿意亲近你的时候真的有点受宠若惊是不是。”


        莫凡哼了一声,拿起瓜子,懒得理叶修了。


        苏沐橙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叶修,你看到选手群里的消息了吗。”


        叶修正在玩孙翔的肉垫呢,不过孙翔不太乐意,听到苏沐橙的话叶修不太在意地回道:“没啊。他们又闹些什么了吗?”


        “就是轮回那边的人说孙翔忽然不见了,也没跟他们说一声,不知道是去哪里了。”


        “哦。”叶修还是不太在意,“可能刚到S市看着新鲜就自己去逛逛了吧。”


        “稍微也担心一下呗。”苏沐橙说,“毕竟人家被你教育了那么多次,万一从此对职业生涯失去信心了呢。”


        “呵。”叶修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那小子哪能这么脆弱。”


        过了几秒,叶修又说:“他以后会更好的。”


        孙翔别扭地撇过小脑袋,任叶修捏着他的肉垫。


        才不想被你夸。孙翔身后的尾巴来回摆动了一下。


        也没有很开心。尾巴又晃了一下。


        不过爪子借你玩一会儿好了。


 


 


 


        中午过后,兴欣选手都在进行基本训练,孙翔在屋里走来走去,设想了无数种回去的方法,想得焦头烂额,想得都困了,只想敞着肚皮在大太阳的阴影下睡个午觉。


        训练进行到一半,到了休息时间,叶修想去阳台抽根烟,正好跟孙翔对上了眼,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嘴角抽动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叶修笑出声是一件挺难得的事,虽然声音不大,但屋里的人还是被吸引了过来。


        然后大家就一起笑了,方锐一手撑着叶修的肩膀一手捂着自己的胃,笑得胃疼。


        而被嘲笑的孙翔觉得很委屈,他都被栏杆卡在这里了,这些人居然不来救他还在那边笑得那么开心。


        刚才还对叶修有点改观的他简直就是傻逼,兴欣这群人果然是他的天敌。


        也许是孙翔控诉的目光实在是太真情实感了,叶修收敛了笑意打算把卡在栏杆里的猫给救出来。


        “等等。”苏沐橙拦住叶修,拿出手机,“我拍个照发微博。”


        孙翔羞愤欲死,这群人实在是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了。


        “我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栏杆卡住的猫,实在是太傻了。”方锐笑得像快断气了一样。


        孙翔气死了,他一发力准备对这群人实施疯狂的反击,然后……他就从栏杆里挣脱出来了。


        这下方锐笑得更过分了:“我就说怎么会有猫被栏杆卡住呢,这只猫的智商真的是不行啊。”


        孙翔喵喵叫着就冲方锐扑上去了,中途被叶修截胡,抱了起来,顺着他的毛撸,让孙翔满腹的委屈和火气都软乎了下来。


        孙翔的喉间发出小呼噜声,心想猫这种生物还真是没有原则。


 


        第二天在轮回的宿舍大床上醒来的孙翔第一反应就是掏出手机看了眼日期,距离他上一次在这张床上醒来过了整整两天。


        所以说他果然被叶修那家伙强吻了……


        孙翔一只手捂住自己的上半脸,发现很烫,一定是因为生气,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 周泽楷 -


 


 


 


        周泽楷忧郁地看着床上正睡得香甜的叶修,自从他醒来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他接受了自己一不小心就变成了猫的设定,并且坚信自己是叶修的猫。但是他的主人迟迟不肯醒来,而他却被魏琛的大手揉乱了身上柔顺的毛发。


        “不要吵醒他。”魏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很累。”


        周泽楷本来就不喜欢多话,变成猫后也不喜欢多叫,他不想吵醒叶修,但是他也不想被一个男人上下其手摸来摸去。


        正好这时候他发现床上的那个人睫毛微微震颤,像是即将要醒来的前兆,他赶紧从魏琛的大手下挣脱,蹿到了床上那人的身边。


        叶修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周泽楷清澈的黑眼睛,准确地说是变成了猫的周泽楷。他笑了一下,是眼睛还微眯着没能完全清醒的笑,然后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嗯……昨天晚上在屋里睡的啊?”


        作为一只放养型半家半野吉祥物,原本的虎皮猫非常任性,有时候睡在外面的矮树丛里,有时候懒得挪窝就睡屋里了。


        叶修的手很温暖,抚摸的力度很柔软,周泽楷被摸得舒服,微微眯起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像是察觉到叶修的手要离开了,又非常自觉地把自己的脑袋往上仰,主动贴上叶修的手。


        嗯,再多摸一点,很舒服。


        周泽楷绝对是抱着非常单纯的念头在想这样的事,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叶修觉得今天的小猫跟昨天的小猫好像都和以前的它有点不一样,昨天的似乎对他的抚摸很抵触,今天的虽然很享受,但是也太过享受了,以前的它可没有缠着要他摸,现在他的手一离开它就用溜圆水灵的眼睛深情地看着他,就好像在说:还不够……


        魏琛看得心生不爽:“刚才还一副讨厌被摸的样子,现在居然摆出一副怎么都不够的表情,合着这猫还看人咯?”


        叶修嘲笑他:“你看你猥琐得连猫都嫌弃你。”


        魏琛被他气笑了:“就算猫嫌弃我,养着他的人不嫌弃不就行了。”


        叶修叹了口气:“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要不是经济拮据,谁愿意跟你同居啊。”


        “滚!”


 


 


        周泽楷看着眼前猫食盆里的干湿猫粮,犹豫了好一会儿,身为人类他很难说服自己做出低头舔食的动作,但是身为一只猫,盆里的猫粮正散发出诱惑他的味道。


        最终的结果就是食盆空了。


        吃完后周泽楷就窝到还在吃饭的叶修脚边,乖巧地抬头看他,可能是由于周泽楷的颜值光环实在是太过耀眼,连带着平时只是有点可爱的小虎皮猫今天看起来都好像显得非常可爱,再仰个头软软地喵一声,简直是要人命。


        “莫凡。”叶修又去请教对猫了解甚广的莫凡,“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它好像变得比以前好看了。”


        莫凡仔细观察了一下周泽楷,觉得好像的确如此,但是莫凡的猫科全书里没有哪天醒来猫咪忽然变得比前一天还可爱的事存在,于是他否定道:“是你看错了。”


        “是吗。”叶修把周泽楷抱到自己腿上,周泽楷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叶修的鼻尖,舔完后害羞地把自己的脸埋在叶修的怀里。


        叶修又去看莫凡,一脸求助的表情:“真的变可爱了。”


        “你的错觉。”莫凡放下碗筷离开了餐桌,懒得看腻腻歪歪的一人一猫。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的错觉。叶修真的觉得今天的小虎皮猫非常可爱而且黏人,他走到哪,它就跟到哪儿,即使是在厕所小解的时候,都好像能感受到一道深情的目光,黏在自己的屁股上。


        叶修一回头,对上周泽楷看上去非常纯良的目光。


        晚上入睡的时候,周泽楷团成一个小团子睡在叶修的半边枕头上,等到叶修呼吸变得平稳之后,他睁开眼,用极佳的夜视能力捕捉到叶修的嘴唇,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第二天在自己床上醒来的周泽楷反应了一会儿,然后才心情愉悦地爬起了床。


        走出宿舍,跟迎面而来的队友打了个招呼,把自己昨天失去行踪的理由随便敷衍过去。


        “你有没有觉得队长今天好像比平时更帅了?”杜明问吴启。


        “你也这么觉得?”吴启小声道,“难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能让人容光焕发的东西只有两样。”方明华老神在在地说道。


        “是什么?”吴启表现出了好奇。


        “高价的化妆品和爱情的滋润。”


        方明华神秘一笑。


        “虽然好像很有道理……”


        “但是还是让人好想打你哦……”


 


 


 


        - 黄少天 -


 


 


 


        叶修是被脸上一阵湿漉漉的触感给逼醒的,他的喉间发出因睡眠不足而痛苦的呻吟,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就发现小虎皮猫正发了疯一样地在狂舔他。


        一瞬间,叶修都要以为它是被鬼上身了。


        “怎么了?”叶修的声音还有点迷糊,鼻音浓重,虎皮猫听了一愣,叶修见它停了,又问,“发生什么了宝贝儿?”


        仿佛被“宝贝儿”戳中G点一样,小虎皮猫又给了叶修一次口水的洗礼。


        叶修把今天格外兴奋的虎皮猫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它黏得死紧死紧,都快成为叶修身上的一部分,叶修刚喘一口气,它又开始舔他的手了。


        叶修皱起眉,猫的发情期应该不在夏天啊,那这猫怎么跟发情了似的?


        带着细小倒刺的舌头舔过柔软敏感的指腹,叶修吸了一口气,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它的脑袋:“我要去刷牙洗脸,你别再闹了,再闹打你屁股哦。”


        说完后叶修下了床,走进洗手间洗漱,正好魏琛也被吵醒了,躺床上骂街。


        叶修在洗手台刷牙,虎皮猫就跳到了马桶盖上盯着他洗漱,心里想着:


        我操,老叶刚睡醒的样子真是很欠操,太适合来一发早安炮了。


 


 


 


        黄少天早上刚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居然是放大的叶修的脸,当时就惊呆了,然后跑下床,跳到卫生间的洗手台上,在镜子里发现自己的影像,是一只虎皮斑纹的猫。


        接受能力特别强的黄少天一秒钟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快乐地蹦跳着回去对着叶修的脸就开始舔,开启了美好的一天。


        黄少天看着叶修的腰臀线条,喵喵喵个不停。


        叶修皱着眉回过头:“你今天怎么这么吵?”


        黄少天歪着头看他,圆眼睛水汪汪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叶修无语了一会儿,这只猫最近几天怎么越来越人性化了,他把手上的水甩干,半是娇惯半是无奈地把黄少天抱到了怀里:“真拿你没办法。”


        黄少天什么时候听到过叶修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被这种别致的温柔击打得头晕眼花,又开始喵喵喵个不停。


        叶修这下彻底无奈了:“你一定是猫界的黄少天。”


        吃完早饭,叶修又去找莫凡交流心得,语气严肃地问:“小莫凡,据你所知,猫界有猫得精神类疾病的先例吗?”


        “……”


        “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家的猫得了精神病?”


        “……”


        “比如猫格分裂什么的?”


        莫凡不动如山的脸色终于崩出一道裂缝,谁能告诉他猫格分裂这种词叶修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看着莫凡不置一词决然离去的无情背影,叶修无奈极了,真不是他想太多,主要还是他们家的那只猫最近真的太奇怪了。


        黄少天蹭着叶修的裤脚,继续喵喵喵。


 


 


 


        - 莫凡 -


 


 


        莫凡是一个很喜欢猫的人,但是他最近陷入了一个陌生的境地,那就是原本很讨他喜欢的虎皮猫,最近好像有点招人讨厌了。


        主要是因为那只虎皮猫总是变化无常,还经常在叶修身上蹭来蹭去舔来舔去,让他有种领地被侵犯的不忿。


        莫凡的性格也偏向猫派,比起像忠犬一样在主人身边吐舌头,他就算很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表现得很明显,反而有种高傲的冷漠。


        所以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他是喜欢叶修的,大部分人都还以为他讨厌叶修讨厌得要命。


        莫凡是在纷繁的思绪中入睡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叶修的睡衣里,两只肉垫按在叶修的乳头上,他不动声色地吃了个大惊,然后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为了冷静一下,他动了动肉垫,于是就顺便把叶修的乳首按下去了一点,叶修发出无意识地轻哼,然后莫凡就不敢动了。


        他变成猫了?看样子好像还是那只虎皮猫,这种展开也是蛮吊诡的。


        而且那猫为什么会钻在叶修的睡衣里?爪子还正好按在叶修的……那里?


        ——这就要问昨天这具身体的主人黄少天了。


        等到叶修终于转醒,习惯性地把猫捞出来然后亲上一口再去洗漱的时候,莫凡羞得皮毛都快泛红了。


        他刚才完全贴在叶修一身光滑柔软的皮肉上,而且叶修睡觉的时候有点不安分,把他抱着蹭来蹭去,蹭得他全身都热得不行,现在只想扎在床单里滚一滚降降温。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都发现莫凡不见了,陈果问有谁知道莫凡去哪了吗。


        结果当然是大家面面相觑。


        “我们兴欣还真是无组织无纪律啊。”叶修笑道。


        “这种话应该这么骄傲地说出来吗!”陈果抓狂。


        “不要太担心。”叶修撸了两把莫凡的毛,“他虽然不太好相处,但是还是个很不错的孩子。不可能因为受不了老板就跑了的。”


        “什么叫受不了我!”陈果拧住叶修的手臂,“受不了你还差不多。”


        “为什么要受不了我?”叶修表示不认同,“我明明那么喜欢他……嗯?怎么跑了?”


        原本在叶修膝盖上躺着的莫凡慌不择路地逃了,还差点撞到桌腿。


        就算知道叶修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还是心跳快得不得了。


        莫凡跑到绿茵地上,惆怅地对着大太阳喵喵叫了两声。


 

评论
热度 ( 2603 )
  1. 景君意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