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白日梦与搬运工

悠悠堇:

        叶修得了一种奇怪的病。


        他变得经常容易犯困,动不动就失去意识,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趴在地上睡着了。


        第一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他是被陈果摇醒的,他趴在上林苑的客厅地板上,脑袋上磕了个大包。


        “你好歹上床再睡啊。”陈果看上去很生气,扶他起来的动作却非常小心。


        “嗯?我睡着了?”


        叶修皱了皱眉,额头隐隐作痛。


        “是啊,趴地上睡得可香了呢。”陈果没好气道。


        叶修心里觉得奇怪,表面上没说什么。


        陈果在晚饭时说了这件事,要魏琛让叶修以后早点睡,别累成那副熊样。


        魏琛满口答应,还不忘贬损叶修怎么像小狗一样趴地上都能睡着。


        叶修嚼着糖醋肉嘟囔了句“懒得理你”。


        “哟呵,你这还有小情绪了?”


        魏琛乐得去挑逗叶修,虽然往往到最后他才是被气得爆炸的那一个。


        只不过今天叶修看上去兴致不高,根本不打算理会他的样子。


        魏琛就当自己赢了,非常心大。


        后来,当相同的情况连续发生了几次,兴欣才发现他们必须要重视这个问题。


        叶修有时候会吃着吃着饭就忽然趴下,有时候在楼梯上扶着把手就调到了睡眠模式,但这些还算好,有次他差点在大马路上倒下,幸好旁边有包荣兴在,直接把他扛在肩上给带了回来。


        “这……是一种病吧?”


        陈果小心翼翼道。


        无视地点场合,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立刻睡着,或者用失去意识来形容更为恰当。


        这实在不太正常。


        正在互联网上搜索的安文逸蹙起眉头:“网上也没有相似的案例。”


        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一言不发地攥紧了叶修的手。


        “是平时太累了吗?”乔一帆目光中满是恳切的担心。


        “倒也还好。”叶修拍了拍苏沐橙覆在他左手上的右手,朝乔一帆笑了一下,“平时训练的时候倒也从来没被影响过。暂时就这样吧。”


        “怎么能暂时就这样!”陈果第一个不同意,然后放柔了语气,“还是去看医生吧。”


        叶修看她:“看什么科?”


        “呃……精神科?”


        “我又不是神经病。”


        “……话是这么说,但是……”


        “没事,以后我要出门的话都会带上包子,不用担心。”


        被点到名的包荣兴看上去很高兴:


        “好的老大,是的老大。”


        于是这件事就暂且这样解决了。


        陈果想,叶修之所以这么随便的理由应该是目前这种症状并没有影响到训练或者比赛,所以他不愿花太多心思在这件事上。


   


 


        下一周就是第十赛季的第一场常规赛了,兴欣对轮回,大家的情绪都很放松,这也算是兴欣特色,越是应该紧张的场面越是凭着一股子草莽气质显得非常淡然。


        然后就非常淡然地输掉了。


        对于记者的质疑,完败的兴欣表现得很不当回事儿,回去的时候在通道里遇到了轮回的三人。


        周泽楷露出乖巧的微笑,看到叶修之后眼神稍微亮了一些。


        江波涛迎上来像是老熟人一般地和叶修搭话,孙翔侧着头,看上去相当别扭。


        虽然看上去一副不想理会兴欣的模样,但是孙翔的余光一直在不停地打量一步开外的叶修,正好叶修也看向了他,嘴角微微挑起,孙翔以为叶修要跟自己说些什么,结果下一秒叶修就咚地撞进他的怀里。


        孙翔下意识地接住叶修,然后脸渐渐红了起来:


        “你……你这是做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呢……我、我还有记者会,你……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却舍不得推开他。


        江波涛脸上的微笑变得很勉强,周泽楷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啊抱歉抱歉。”方锐笑着把叶修从孙翔怀里拖出来,身后的包荣兴立刻接过扛在肩上,“不好意思啊,我们队长最近得了奇怪的病。一言不合就开始睡觉,真是不好意思哦。”


        “没事吧?”江波涛担心道,“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很危险。”周泽楷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自己会处理的,就不劳烦几位操心了。”苏沐橙温和有礼地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和方锐还有扛着叶修的包荣兴一起离开了。


        “叶神这情况真让人担心。”江波涛还是有些忧心忡忡。


        “嗯。”周泽楷帅气的脸上阴晴不定。


        只有孙翔看上去神游天外,直到江波涛叫了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落后前面两人一大截了。


        他赶紧跟上去,心里想这全都是叶修的错,因为叶修砸到他怀里的那一瞬间,他居然觉得叶修抱起来很舒服,而且超级好闻。


        实在是太糟糕了。


 


 


        叶修的怪病并没有影响到正常比赛,并且还带领着兴欣成为了第十赛季的冠军。


        他宣布退役回家后很快又被家里踢了出来成为世邀赛的领队。


        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周泽楷的座位与他相邻,周泽楷露出那种面对叶修的时候经常露出的微笑,叶修也朝他笑。


        然后周泽楷问:“那个病,好了吗?”


        第十赛季的比赛期间,叶修只在轮回三人组的面前睡着过一次,其他战队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得了那么奇怪的病,叶修见周泽楷还记挂着这件事,稍微有点惊讶:“多亏你还记得。我觉得现在应该算是好了,我从决赛结束到现在还一次都没有……”


        话还没说完,叶修的脑袋就落到了周泽楷的肩膀上。


        所谓的立Flag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只是没想到这Flag收得这么快。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叶修沉静的睡颜,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喂,前面的!”碍于在飞机内,黄少天放低了音量,但这不妨碍他语气里的不爽倍增,“两个男人搞什么呢!老叶你快把脑袋抬起来!”


        周泽楷眼神一冷,回道:“别吵,他睡着了。”


        “骗谁呢!才过了几分钟他就睡着了?”反正黄少天是不信的。


        “算了少天。”旁边的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别吵到前辈了。”


        “……”黄少天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下了飞机,黄少天对揉着眼睛的叶修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批判,表示对他在机舱内乱搞男男关系感到十分痛心,并让他以后都坐在自己旁边,然后换来了一声呵呵。


        向机场大巴搭乘处走去的途中,叶修和周泽楷还有孙翔落在了最后面。


        “要告诉他们吗?”周泽楷问。


        另一个知情者孙翔一语不发,就好像他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样,但偷偷竖起耳朵仔细地旁听着。


        “暂时不要了吧。”叶修揉了揉眉心,“我平时跟你们两个或者方锐走在一块儿,要是忽然睡着了就拜托你们了……不过你们可能没有包子那么大力,我还挺重的。”


        “开什么玩笑!”孙翔可不乐意了,“就抱个你而已,我走路还能用跑的,就算抱两个也没关系。”


        “那我先谢谢你了。”


        叶修用肩膀碰了碰孙翔。


        孙翔假装自己耳根并没有红。


 


 


        计划听起来很靠谱,但实行起来的第一天就立刻告吹了。


        原因是叶修跟孙翔一起走向酒店房间的途中忽然睡着了,孙翔把他扛在肩上,从他裤子里掏出房卡的那一幕正好被黄少天看到,并被黄少天误解成“孙翔把叶修打晕后图谋不轨”,然后全队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


        半梦半醒的叶修靠着方锐,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了:


        “就是这么回事,别大惊小怪的。”


        “走着走着也能睡着,你也是牛逼。”张佳乐吐槽道。


        “所以以后前辈都不能一个人出门了吧?”喻文州笑。


        “而且也不能一个人住吧。”肖时钦也笑。


        “也不能一个人洗澡。”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万一洗澡的时候睡着了,会非常危险。”


        “……”叶修沉默,听起来他好像成为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障人士一般。


 


 


        后来叶修就换了双人间,想了想还是和队长喻文州睡了一间,各种方面也比较方便一点。


        他不用再只和周泽楷和孙翔或方锐在一起,他们国家队的每一位男同胞似乎都臂力惊人,好像基本上都能把他抱起来。


        半梦半醒的时候叶修已经学会了用不同的拥抱姿势去区分抱着他的人是谁。


        背着他的不是黄少天就是方锐,他们两个看上去不太强壮,但居然都能背着他走个几百米。


        像个货物一样扛着他的不是唐昊就是孙翔,这两人看上去总是很不情愿,但每次叶修提案说如果他睡着的时候身边只有他们的话可以打电话让别人来把他搬回去的时候,这两人都非常生气地说不行。


        剩下的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总是喜欢用公主抱,虽然叶修说了很多次公主抱这个姿势有那么丢丢的丢脸,希望他们就算扛着也比那样抱着好,可是没人听他的话,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总是为所欲为。


        楚云秀一边拍照留念一边调笑道:“我们从不生产叶修,我们只是叶修的搬运工。”


 


 


        后来,中国队夺冠了,世界冠军。


        叶修的怪病也从那一天彻底好了。


        “稍微有点遗憾。”


        归途中,喻文州代表全体人员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fin.


 


        这两天回看全职原著,由衷希望老叶可以好好休息多睡觉。唉,求您了。

评论
热度 ( 3030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