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非典型快穿-下[02]

悠悠堇:

上篇❀ 中篇❀ 下[01]❀


 


15


喻文州和躺在病床上的叶修大眼瞪小眼。


叶修懵逼片刻后战略性询问喻文州几个问题,然后欣慰地发现这个喻文州是他的好朋友喻文州。


还好送来的帮手不是另一个世界的喻文州,不然他可能会输。


叶修眉目慈祥地与喻文州进行了一番交谈,将目前的情况告知了他。


喻文州听完后点点头:“所以说我们现在是在另一个世界。”


“没错。”


“这个世界里前辈和唐昊是情侣?”


“是前任的关系。”


“所以唐昊把你甩了,但好像又对你余情未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唐昊彻底放下你?”


“你倒是理解得很快。”


喻文州微微一笑:“前辈我是在做梦吗?”


叶修丝毫没有迟疑:“你是在做梦。”


喻文州接着问:“那前辈知不知道唐昊为什么对你还有留恋?”


叶修的表情清晰传达了你可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智障在想什么呢的信息。


然后他们都沉默了。


 


16


唐昊出去抽了根烟,回来就看到叶修的床边坐了个他不认识的男人。


他立刻觉得很生气。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早就厌了叶修又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想想以前叶教授木讷刻板的样子,唐昊又不气了。


再往病房里看一眼眼角眉梢带着笑意和喻文州交谈的叶修……


妈的还是好生气!


唐昊走进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病还没好就开始勾男人了是吧。”


“……”


叶修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他身边不管是出现异性还是同性,唐昊都觉得自己在勾引对方。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长了一张看上去很能勾人的脸。


唐昊冷嘲热讽了几句后转身离开了,把病房门摔得啪啪响,非常扰民。


喻文州平静地问道:“前辈你是怎么看上这样的人的?”


叶修捂着脸不想说话,硬是生出了点家丑外扬的感觉。


 


17


唐昊觉得很不对劲。


他原本是对叶教授已经生不出一丝一毫的绮念,并且感觉到了厌烦,因此才让他滚。


可是没想到见的那最后一面,叶修的那个眼神,像是只小虫子一样把他叮住了。


让他这种相当无情无义的人在接到院方电话后立刻赶到了医院。


一次去了不算,还去了第二次。


唐昊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觉得叶修可能是给他下了蛊。


而另一边,叶修正在询问喻文州的意见。


“你说他到底哪里对我余情未了了?”


叶修简直无法理解,“你看那眼神,那语气,那嫌弃的小表情……我肯定是被骗了。”


喻文州笑道:“那可不一定,在我看来,这个唐昊对你的确是有情。”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呵呵。”喻文州笑了,“你先说说你原本打算怎么办?”


“就告诉他实话啊……”叶修啃着喻文州削好的苹果,表情从原本的散漫变得大义凛然,


“实际上是这样的,我是一名职业选手,明天有一场重要比赛需要我去坐镇,没有我,中国队可能会输。在国家大义面前,儿女情长是小事,所以……”


“好了你别说了。”喻文州又削了个梨温柔地堵上叶修的嘴,无视叶修控诉的眼神。


他敢肯定叶修要是真这么说了,那唐昊得一边觉得他有病,一边又觉得他有趣,然后更加余情未了。


 


18


还没等叶修和喻文州想到什么办法,叶修眼前白光一闪。


再待他看清周边的景象时,他整个人都呵呵了。


他又被赤条条绑床上了。


好家伙,这还是个双线操作。


接着他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叶修转过头,看到面红耳赤的方锐。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赤裸的叶修与衣冠整齐的方锐深情对视。


然后叶修问:


“看够了吗?”


 “啊?……哦……嗯!还没!”


方锐恢复猥琐本色,一副大爷来嫖的样儿。


“别闹了,快给我解开。”


努力保持猥琐不露怯的方锐忙不迭答应,但对着叶修白花花的肉体很是手忙脚乱,解了好几分钟还没解开。


叶修看着方锐,妈的,这帮手是不是来帮倒忙的,还不如他自己一个人来。


“你倒是上来啊。”


“上哪儿啊?”


“上床啊……”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着帮他解完左手后努力伸着手探着腰以一个非常奇妙的姿势维持平衡不肯碰到自己的方锐。


方锐到底还是纯情小处男。


听叶修这么说,整张脸都红得不得了。


但还是小心翼翼地爬上床,腿分跨在叶修身侧,咔嗒,在这个巧妙的时机,门开了,张鬼畜一脸鬼畜地出现在门口,门内的场景让他鬼畜的表情出现了些许裂痕。


这下有意思了。


什么叫捉奸在床,这就是了。


张鬼畜笑了,一脸高深莫测,叶修下意识地觉得屁股疼。


张鬼畜一步步走近了,叶修赶紧踹踹完全在状况外方锐,对他努努嘴,让他看向床头的金属饰品。


然后低声说:“捉云手。”


方锐顿悟。


方锐选手使出捉云手,目标是金属饰品,然后方锐选手把它朝张鬼畜选手扔了过去。


这一扔,相当精准。


张鬼畜选手GG了。


叶修和方锐不管倒在地上的张鬼畜,赶紧把手脚上的绳子给解了,翻出衣服给叶修换上,然后逃之夭夭。


那惊险,那刺激,方锐觉得他和叶修简直是一对亡命鸳鸯。


……好吧,亡命鸳鸳。


 


19


好不容易从张鬼畜公寓里逃出,叶修和方锐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


方锐很轻易地接受了种种设定,并且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我跟你说,这种人吧,将人性本贱的道理体现得淋漓尽致。”


 方锐言之凿凿,“你看吧,你原来稀罕他的时候,他不稀罕你。你表现得对他不在乎了,他反而在乎起来了。”


“你倒是很懂?”


叶修斜睨方锐一眼,眼含笑意。


方锐得意:“多读书很重要啊。”


叶修哼笑:“得了吧。你看的那都是什么书啊。” 


方锐笑了会儿,渐渐皱起了眉,欲言又止。


“怎么了?”叶修发现了方锐的异常。


方锐盯着叶修,表情十分认真,满分一百分,还有九十分小心翼翼:“老叶,我们真的在做梦吗?”


叶修点头,神态自若:“那必须是啊。不然你能见到那么丧心病狂的张新杰吗?”


那可难说。方锐腹诽,你又不知道张新杰在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你的。


虽然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方锐很快就凭借在网络上看三俗小废文得来的经验制定了作战方针。


非常简单了,既然张鬼畜喜欢欲擒故纵的,那就反过来欲纵故擒,像一块牛皮糖一般黏住张鬼畜,黏到他再次失去兴趣。


方锐觉得自己可能是天才。


简直情感专家爱情顾问,将来退役签约微博自媒体,成为网红帅哥作家,前途无量。




20


张鬼畜一直都不肯承认,他似乎对叶老师有意思。


这件事非常突然,发生在他们第一次搞上的时候。


一开始张鬼畜无情叶老师有意,但是搞到一半,叶老师忽然如同被打通任督二脉,眼也不花了,嘴也不呻吟了,表情也不淫荡了,整个人都软趴趴了。


张鬼畜有理由怀疑这个叶老师打算对他始乱终弃。


得到了他的身体之后就不打算好好对他了。


但是张鬼畜却对瞬间性冷淡的叶老师产生了谜一般朦胧的感情。


虽然在相处过程中张鬼畜一直强调他们只有肉体关系,但是张鬼畜发誓只要叶老师对他有爱情表现,他就立刻准备鲜花礼炮海景房,恩恩爱爱闹洞房。


奈何叶老师十分不开窍,张鬼畜忍不住找了个白莲婊想刺激刺激叶老师,佯装让他滚。


结果叶老师二话不说真的滚了,你说气不气人。


靠,不是说好的喜欢他的吗,张鬼畜十分委屈。


好几年前他们第一次搞上的时候叶老师明明那么热情地告白了三千字,结果得到了他的身体后就对他如此冷淡,靠,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


张鬼畜愤怒地把白莲婊扔出了公寓,把叶老师五花大绑綁回来,绑在床上不准他再离开。


那叶修就很委屈了,这又不是他的锅,说喜欢张鬼畜的是叶老师本人,凭什么要他负责。


张鬼畜更委屈啊,他本来不喜欢叶老师,后来一不小心喜欢上了结果被他喜欢上的叶老师居然不喜欢他了。


罪魁祸首叶老师本人现如今大概已经轮回了吧。


总之目前刚刚从被砸晕的状态转醒的张鬼畜笑得十分邪恶。


好你个叶修,不仅始乱终弃,还敢劈腿出轨,等我抓到了你,你这辈子都别想从床上下来。




正和方锐在街边买冰淇淋的叶修莫名感到一阵寒意。




21


叶修发现了,BQ不仅想让他双线操作,还想让他三线操作。


他还没解决唐昊和张鬼畜,就又回到了个曾经震撼他三观的世界。


简而言之,这个世界有四种性别。


男的、女的、有大鸡吧的小姐姐和会生孩子的小哥哥。




***


 


 


那啥,忽然想到件事,其他世界的人除了壳子一样,完全跟选手们没有关系。没有啥灵魂之说啊。

评论
热度 ( 7401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