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狐有恃·三

楼心与安:






  王也在屋外听见一阵哭啼声,急吼吼地一打开门,迎面便见淘淘一只手揪着青头顶的毛,青则咬着淘淘的另一只手,一小孩一狐狸竟然厮打在一起。




  王也喊了声“住手”,也没指望这俩谁能听他的。他用劲极巧的一巴掌敲下去先把淘淘揪着青的手拍松了,轻而易举地将小孩的另一只手从狐狸嘴里拖出来,原来青并没有狠狠地咬,只留下了几个粉粉的牙印坑,比先前咬王也弄的不知道轻了多少。




  淘淘大哭着一直没停,王也细看了一下发现他浑身没有旁的伤了;又去看一旁的青,青死气沉沉地趴在地上,竟是连四肢都无力地舒展开来,看来并非是他不想咬淘淘,而是实在没什么力气。王也被他那了无生息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抚,青蓦地睁眼瞪他,好像下一刻又要暴跳起来把他咬得皮开肉绽。王也手上还没好的伤口下意识地一痛,心想它身体不舒服也不会怎么样,结果手伸过去就被狐狸咬住食指。并没有先前疼,可也把王也惊得缩回手,那咬住他手指的小狐狸被他一起拖进了怀里,被掰开嘴露出一口乳牙。




  “怎么回事?”王也后一句却是问淘淘,“你怎么到我屋子里了?”




  淘淘没被狐狸咬多疼,被松了口之后便不再哭,抽着鼻子道:“我、我想摸摸小狗……可是我吓着他了,然后他咬我。”




  王也在心里叹了一声“倒霉孩子”,心想先前是小李安把青折磨成这样,青自然怕死小孩了。王也撸了两把怀里的青,青却被他摸得直翻身,又抱住他手指开始啃,王也下意识躲了躲之后发现他只是啃着玩,一边咬还一边呜呜,跟撒娇似的,便伸手拍了拍他脑袋,跟那双亮亮的杏眼对个正着。




  “怎么样啊青,糊了我一手口水,给人家摸摸成不?”




  青抱着他手指接着啃,装听不懂。王也猜他这大概是默许了,便示意淘淘去摸。淘淘被咬过一回还是有点怯,小心翼翼地伸手摸。狐狸凶了他一眼便被王也的大掌捂住头撇到一边,他便无视了在他身上轻轻抚摸的那只小手,挥舞着四肢跟王也斗智斗勇去了。




  淘淘撸狐狸撸得心满意足,甜甜地道了一句谢谢小叔转头跑了,结果不一会儿又拿了个红彤彤的苹果回来羞涩地说要给小狗,王也拍着他小脑袋夸了句好孩子,转头就没良心地自己半躺在床上一口啃了小半。狐狸扑上来咬住苹果另一端要跟王也争个死活,王也瞥了他一眼,手一松,那跟小狐狸脑袋差不多大的苹果咚地一声砸狐狸怀里,连带着狐狸一起骨碌碌地滚下榻。




  王也拍床板大笑,气得狐狸苹果也不啃了冲上来就咬他鼻子。




  “哈哈哈……我错了,别别,祖宗,起开我给您削苹果。”王也笑着爬起,从柜子里摸出把小刀来,削好了又记吃不记打地拎着苹果块逗狐狸,结果又被咬得嗷嗷叫唤。王也心里还想着他这应该是大好了,为防被咬一把搂住他,把住小尖嘴摁在胸口,另一只手把他从头顶撸到尾巴尖儿。青不堪折辱死命挣扎,最后忍无可忍撅起小屁股放出一股恶臭气体,熏得王也直呼辣眼,提溜着狐狸后颈软肉就往门外丢。




  狐狸几乎要被王也丢出习惯来了,只消缩在门角软着声音嗷嗷一阵,王也就不得不把这祖宗拎回去搁床上。一人一狐正襟危坐,王也严肃无比地跟青商量明天就各回各家,狐狸舔着爪子不置可否。




  结果到了第二天早晨王也哼哧哼哧地抱着母亲非要他拿的一筐苹果回山上去,那本该回狐狸洞的小狐狸趴在筐里随着王也的步伐摇着柔软的立耳。




  好一阵折腾到了观门前,王也揩了揩脑门的薄汗把果筐一放,低头看着青:“怎么就不肯回啊你?”




  青抱着苹果啃得正香。




  “你还挺享受?吃撑了又得吐,吐了又得我管,你就揣这门心思是不是?”王也把他啃的那个苹果抢过来,在反面干净的地方咬了一大口,口齿不清地道,“你干嘛非得缠着我,我这儿什么也没有,你图什么?”




  狐狸怒气冲冲地蹿起来抢回那个明显少了好些的苹果,不理他。




  “得了,我拿你没辙。”王也轻轻叹了口气。他要拿这狐狸有办法早甩脱了,哪至于杵在观门前问呢。至于青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他,他心里也没个数,按说青这样修为的狐狸不该是以幼崽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也不可能因为无法独立生存而依赖于他;说是采阳补阴之类的双修之法的话,他又是个不沾情欲的道士;说是惹了事寻求他庇护的话,他又实在算不上个来头大的靠山……王也一路想来都没有结果,只得将那刚啃完苹果还在意犹未尽舔爪子的小狐狸一把揣进怀里,拖着苹果偷偷摸摸地回了自己屋。




  青安安静静地趴在他衣襟里,一双圆圆的杏眼抬高视线看着王也若有所思。




  从此青就跟着王也在观中住下来。说是住,其实连个窝都没有,一开始王也是拿旧道袍给他做了窝的,可随着天气渐寒,那贪暖的狐狸就老往他被里钻;再加上怀虚子总怀疑王也屋里养了畜生时不时就杀进来看看,于是那窝便弃之不用了。




  青跟着王也净吃些蔬果,吃得狐狸毛都快绿了。王也趁机煽风点火劝他回林子里逍遥去,青还是不肯,王也只好时不时地带他去山里,一边念着我是俗家弟子不算犯戒一边猎些兔子野鸡喂狐狸,最后狐狸褪下幼时那一身灰毛长出油亮的赤色皮毛时,王也终于松了口气。夜里青又往他怀里蹭的时候,他就一边抚着那身柔中带硬的狐狸毛,一边瞌睡上头迷迷糊糊地道:“幸好没给你养成绿毛狐……”




  气得青又是一口咬在他手上,他那口牙也是新换的,比小时候尖利多了,只轻轻一咬就附送王也道长两个微微渗血的犬牙洞,以此宣告他已经是只成年有尊严的赤狐了。




  王也一边忍着痛安抚他,一边怀念从前小小的那一只狐狸。




  青小点的时候十分黏他,睡觉要在窝怀里,吃东西要掰碎了喂,有时候看见王也吃什么看起来好吃的东西还敢去他嘴里抢,但凡想要什么不依就呜呜地滚地撒娇。也是因为这狐狸机灵又可爱,王也才会越来越惯着他,现在别说往外丢了,半天见不着都要到处找,把当初那张嫌麻烦的脸打得啪啪响。




  现在虽然也好哄,但没以前那么黏人了,还时不时的爱顺着柴堆攀上墙沿遥望远方,实际上王也知道那狐狸偷偷地瞟他——就算他现在那眼睛跟没睁一样。这也是令王也十分怀念的一点,以前那水灵灵亮晶晶的杏眼多可爱啊。




  王也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继续扫地,坐在墙沿的青歪了歪脑袋。正这时,李安从前院过来找他们,看见青就高兴得不行,招招手把青叫下来。现在他们相处了好一阵子了,青没有以前那么怕他,反而因为李安绞尽脑汁地给他找各种零嘴而偶尔亲近他。青嗅见李安手中的果香,步调高傲又从容地从柴堆上下来。




  李安两只手握拳,问他:“我两只手都有冬枣,一只有三颗,一只只有一颗,你能挑对吗?”




  王也倚着竹帚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心道:还玩不腻。




  青只微微嗅了一下,伸爪扒开他的左手,果然是三颗。这回李安把手揣入袖里摸了一阵,又向王也比划道:“师兄也猜一猜?”




  王也挑了挑眉,他可没有青那么好的鼻子,于是手掩在袖里草草起了个卦,知道多的还在左手,于是便挑了右手。




  李安乐道:“哈哈哈,师兄不如青了。”




  王也故作遗憾地叹了一声,将自己那枚冬枣送入嘴里,边嚼边想:我还能跟你这小孩抢零嘴么?




  青啃着啃着冬枣突然停了,只静静地盯王也。




  ……人?人嘛,和我们狐狸总是不一样的。


        


        TBC

评论
热度 ( 47 )
  1. 西湖丶浮生醉梦楼心与安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