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拯救全世界的叶修[01]

悠悠堇:

快穿。


其实完全可以把前缀改成叶中心,但由于还是有箭头,所以就没改= =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怂啊”-01


 


 


叶修和叶修面对面,像是照了一面劣质的镜子。


一个好怂啊,双腿都在打颤,觉得这实在是太灵异太恐怖了。


一个平静地点了烟,捏着另一个的下巴左右扭了扭:“还挺像。”


“不是像,是一模一样。”


这声音响得突然,小怂逼被吓了一跳,蹦进叶修怀里。


“……”


叼着烟的叶修有点头疼了。


“尊敬的宿主您好,我是您的小伙伴,系统777.”


“你在哪儿?”叶修感觉这声音像是直接传到了他的大脑,让他一瞬间产生了许多想法。


“我在办公室里。”


“……”这倒是没想到。


“我想您一定很好奇,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怂逼叶修还在东张西望,想要看看这声音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等等,我看个资料。要不你们先去吃饭,等你们吃完饭我再找你们。”


叶修叼着的烟抖落了些许烟灰,他揪了把小怂逼的脸,小怂逼委屈巴巴地喊疼。


叶修搓了搓手指,指间残留着温热柔软的触感,不太像做梦。


“买个烟都能遇到这种事。”叶修看了眼手中拎着的塑料袋,里边儿还有给兴欣的小朋友们带的零食。


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怂逼不停地偷看他,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叶修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包薯片问他吃不吃,小怂逼点点头,两人坐在长椅上等那个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系统。


半小时后,熟悉的声音来了:“亲,在吗~”


“……”叶修决定不吐槽,“在。”


“是这个样子的。我刚才看完了PPT,但发现总结起来有点困难,简而言之,抽着烟的这位,您是我的宿主,我们需要帮助平行世界的十个你找回自我。以上,明白了吗?”


“明白了。”


“……”系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一般人这个时候不是会说不明白吗,他都准备好接下来的台词了。


“所以现在要干嘛?”


“……那个,我们能不能先听一下任务背景,前情提要,以及故事大纲之类的……啊。”


“不要了吧。”


叶修说,“你直接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做完任务……”


“那开始吧。”


“等一下嘛,我刚才整理完的平行空间理论概要你要不要听一下,很有用的,现代物理的奇迹,完全超前你所在世界的物理极限,你就不好奇吗?”


“还好,能不能跳过这一段。”


系统777对没有好奇心的大人绝望了,蔫儿吧唧地说:“那好吧,这个世界的任务是这样的,你要完成你身边这位平行世界的你的心愿。”


叶修斜眼看刚才开始就不敢出气儿把自己憋得有点窒息的小怂逼,问:“你有什么愿望?”


小怂逼猛出一口气还有点头昏脑涨,晕乎乎地回道:“世界和平?”


叶修又有点头疼,决定从简单的问题开始:“你叫叶修?”


怂逼叶修:“嗯。”


叶修点点头道:“那我就叫你叶怂了。”


“……?”


还没处理好目前的信息就被迫改名的怂逼叶修有点小生气,但感觉到叶修不带感情的视线,叶怂默默地闭了嘴。


系统777插嘴道:“我知道他的愿望,他想跟这个世界的周泽楷做彼此的男朋友。”


叶修的烟掉了。


叶怂满面通红双手挥舞着像是要把系统给赶跑。


叶修探究的视线把叶怂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叶怂梗着脖子呛了一句:“看什么看……”


“没什么。”叶修收回视线,“挺好看的。”


叶怂愣了一下,耳朵尖红了:“……哼哒。”


系统都快看不下去了,这人就是变相在夸自己呢,也不知道对面的怂逼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儿。为了拉回任务对象的神智,系统开始棒读资料:


“叶修,现名叶怂,男,23岁,前嘉世队队长,曾获荣耀赛季三连冠及MVP,人前大神人后胆怂,第四赛季对轮回训练营的周泽楷一见钟情,后因单方面坠入爱河而退役,理由是不想和所爱之人为敌……”


也许是叶修的表情越来越可怕,不仅身在他左边的叶怂,连777都有点怂了。


“一见钟情?”叶修笑了一声。


叶怂缩了缩脖子。


“单方面坠入爱河?”叶修眯起眼睛。


叶怂眼睛红了。


“不想和所爱之人为敌?”叶修温柔地摸了摸叶怂的头。


叶怂被吓哭了。


777也被吓得不轻:“您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笑了,“就是好气哦。”


“那你不要勉强自己……”笑了……


叶怂像只小鸡一样在叶修的手下瑟瑟发抖。


“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叶修的语气越来越软,“你为了谈恋爱连比赛都不打了?嗯?”


结尾的鼻音十分销魂,叶怂被吓得又挤出两滴眼泪。


系统777:“亲爱的,您的第一个任务对象不仅是个恋爱脑,还是个怂逼,也是个哭包,您就宽容一点吧。来,calm down,我给你放段freestyle你冷静一下。”


于是叶修的耳边开始响起“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叶修听着网红拉普莫生气,看着对面抽抽噎噎的叶怂,面无表情。


也许是因为他本质上是个事业型男子,和恋爱脑叶怂简直是两个极端,所以在他听到叶怂居然为了单相思而退役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把这不成器的吊起来打一顿。


系统777火上浇油:“既然他是平行世界的您,就说明你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完全一致的,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亲爱的,莫生气,对自己好一点。”


“……”


叶修怎么冷静,他就好像看到自己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却刹不住车,并且依稀看到了晚年凄凉的光景。


系统777:“亲爱的,你就只管帮他完成愿望,别想太多啦。”


叶修看叶怂:“你换个愿望。”


叶怂抽抽哒哒:“我就是喜欢小周,我想给他生猴子。”


“……闭嘴吧你。”叶修揉揉额角,神经痛。


“你是不是没睡醒。”叶怂拉拉叶修的衣角,“你去我家睡一觉吧,没睡醒的人都容易生气。”


“你听好了,我是对你的不上进感到……”


叶修说了一半忽然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眼熟,看起来有点耳熟。


他爸当然就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他当年怎么回的来着?


叶修陷入思考的时候,叶怂在他旁边站着,有点不知所措。


接着又拉了拉叶修的衣角:“你是不是饿了,所以心情不好?”


“……你的脑子里只有吃喝睡吗?”


“还有小周!”


叶怂星星眼。


叶修已经气不动了。


他跟着叶怂去了目前居住的小公寓,刚进门就被一屋子的周泽楷正版周边闪瞎了眼。


连等身抱枕都有七个。


叶修心里毫无波动,刚踏上地毯却被叶怂的尖叫声打断:“你干嘛踩小周的头发!!”


叶修低头一看,连地毯上都印着周泽楷等身图案。


爱情使人智障,果然没错。


叶修坐到沙发上,问:“你跟周泽楷熟吗?”


叶怂想了半天:“说过几次话吧。”


“几次?”


“七……七八次?”


“嗯?”


“……五六次。”


“到第几次?”


“三次。”


叶怂怂了。


“……”


叶修感觉这任务难于登天,难度不亚于在赛季决赛让他1v5,张新杰王杰希喻文州韩文清黄少天一起上。


叶怂见叶修不说话,大着胆子反问:“你几岁啦?”


“二十七。”


“你谈过恋爱没有啊?”


“没有。”


“那你有什么用……”


叶怂在叶修的眼神下怂怂地闭了嘴。


半分钟后他又不甘寂寞地说:“明天在萧山体育场有小周的比赛,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你不是退役了,去干嘛。”


“退役了也可以去看小周啊。”叶怂道,“我还是嘉世荣誉选手呢,终身随意进出俱乐部。”


……他怎么不知道嘉世还有什么荣誉选手这种东西。


 


叶修和叶怂挤在单人床上,中间还有一个周泽楷等身抱枕。


“好挤,能不能把这个抱枕拿掉。”


“不能。”


叶怂一把抱住抱枕,还不忘把它夹在双腿之间。


叶修哦了一声。


叶怂嘿嘿笑了,觉得自己十分硬气。


三分钟后,他哽咽着把脸埋进周泽楷抱枕的怀里:“你怎么可以让777在我脑子里放恐怖片。”


“你把抱枕拿走就不放了。”叶修哄他。


叶怂死命摇头,抱着抱枕就像抱着他的命。


叶修叹口气,放过他了:“我出去抽根烟。”


阳台上吹的风有点凉,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还没点前先回了个头,叶怂抱着抱枕半个身子探出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干嘛?”


“抽烟对身体不好。”


叶怂咬了咬指甲,“你少抽点。”


叶修挑挑眉:“你不抽?”


叶怂害羞地搔了搔自己的脸颊:“我上次看采访说小周不喜欢另一半抽烟。”


“……”


叶修彻底服了。


他把烟放回口袋:“我就在这儿站会儿,你去睡吧。”


叶怂点点头。


半分钟后叶修回头,叶怂还站在原地没动。


“……我有点怕。”


叶怂刚才被逼着看了五分钟恐怖片,已经是个连厕所都不能一个人去的废人了。


叶修没办法,只能跟着他一起去睡了。


第二天,两人到了萧山体育馆,直奔休息室。


经过轮回那边儿的时候,周泽楷正好开门从里面走出来。


叶怂呀地一声往叶修怀里一扑,心里觉得好害羞呀。


“叶秋前辈。”周泽楷礼貌地打了招呼。


眼神绕着叶修转了两圈。


叶怂羞答答地从叶修怀里钻出来:“小周呀,给你介绍一下我哥,叶啾。”


“……”


叶修觉得叶怂在心机这方面还是有点造诣,昨晚他叫这人叶怂,今天这人就叫他叶啾。


这点上,他们两个还是挺像的。


然而周泽楷却对叶啾这么可爱的名字没有兴趣,仅仅是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态度十分冷淡。


叶怂看着周泽楷的背影,痴迷:“糙帅。”


叶啾一巴掌拍在他背上,恨铁不成钢:“花痴。”


叶怂嘟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酷啊,这可是爱情。”


叶啾拽着他往嘉世的区域走,再不想看这人没出息的样子,不然他可能会忍不住把这怂逼扔回去回炉重造。


走进嘉世休息室的时候,叶修感觉到了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诚惶诚恐的视线。


“秋秋来啦。”陶轩跑出来迎接,就是秋秋这叫法,听得叶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怂点点头,从后辈选手那里接过一杯奶茶,顺手递给了叶修。


“这位是?”陶轩看着叶修愣了一下。


“我的双胞胎哥哥叶啾。”叶怂道。


“你还有双胞胎哥哥?”陶轩似乎不知道这件事。


“嗯。”叶怂看了眼叶修,见叶修拧眉看着陶轩,忽然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你干嘛不看我,我不好看吗。”


叶修觉得叶怂简直问了个弱智到家的问题:“你当然好看了。”


毕竟他们两个光看长相根本没什么差别。


然后叶怂又摸摸后脑勺,害羞了。


系统777都忍不住吐槽:“怂怂是不是傻啊,他看不出你只是在自恋吗。”


叶修和777进行灵魂交流:“我觉得他也只有这时候比较可爱了。”


叶怂听到777背地里对他的吐槽,十分生气,但碍于太多人在场,他只是在心里哼了一声。


但听到叶修对他的夸奖,他又立刻开花了:“是吗,你觉得我可爱啊。”


叶修:“……”


777:“这抓重点的能力我也是服。”


叶怂羞答答:“看你平时对人家那么凶,还不是心里有人家。”


叶修这么冷静的一个人,面对叶怂都忍不住想打他。


不过来了这一趟也不是没有收获,要完成任务光靠叶怂这小傻逼的只言片语根本没头绪,通过周围的人,叶修稍微能感受到与自己所处的世界不同的违和感。


首先最明显的是陶轩。


叶修不太想回想当初和陶轩之间的恩怨,但依稀记得第六赛季的时候两人便已经有了很深的隔阂。


而现在的陶轩看叶怂的眼神简直就像是个傻爸爸,好像自己一转开视线,宝贝儿子就要出事,从叶怂走进休息室开始便一直在嘘寒问暖,极其怜爱小怂逼。


叶修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这秋秋长秋秋短的,听得叶修好想让陶轩住嘴。


虽然知道这个陶轩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真的面对面还是感觉万分熟悉。


这不是他认识的陶轩,但这也是陶轩。


还没等叶修琢磨清楚陶轩的态度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叶修被叶怂拉着到VIP席去观战了。


周泽楷登台亮相的时候,叶怂比场内的轮回粉丝还要激动,捏着叶修的手腕,把叶修捏得好痛。


这是第六赛季,周泽楷出道的第二个赛季。


前一年,他刚出道就艳压那一代的所有新人,虽然后来各战队的主力不乏五年级生,但是只要一提到第五赛季,人们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的就只有周泽楷。


比赛最终还是以嘉世的胜利结束了,嘉世毕竟是老牌劲旅,虽然当初带领着他们的王者已经离去,却依然不可小觑。而当场的MVP却是周泽楷,他再次以他的实力获得了全场的掌声。


大概无论在哪个世界,这样的时代更替都无法避免。


叶修的眼神有些深邃,叶怂盯着他看,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做出这样成熟性感的表情呢。


 


“沐橙呢?”


比赛结束后,叶修忽然问叶怂。


“沐橙?”


叶怂顿了一下,“上学呗。干嘛这么问,你该不会在你那边儿喜欢沐橙?”


叶怂哇哇大叫:“我是不会同意的,你那么凶,还那么冷酷,我们沐橙不可能交给你。”


“……闭嘴吧你。”


叶修琢磨着,这个世界目前最大的不同之处终于显现出来了。或许还不是,也或许就是他们之所以如此不同的关键点。


叶怂不知道叶修在想些什么,就拖着他要去再看一眼周泽楷。


叶修被他硬拖着,眼神很死寂,空着的左手蠢蠢欲动,想给他来一脑瓢。


但他忍住了。


本来就傻得可怜,再被砸一下脑袋还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


叶修和叶怂一起状似无意地和周泽楷在厕所偶遇了。


好傻啊……


叶修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都忍不住觉得尴尬了。


尤其是周泽楷的那把重型机枪还没收进去。


叶怂看得眼睛都直了,叶修完全不承认这个丢人玩意儿是平行世界的他,他现在觉得这人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叶秋,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777适时地冒出来:“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这就是平行世界的你。”


叶修呵呵两声,意义不明,坐在办公室里的777背上忽然有点凉。


周泽楷似乎也注意到叶怂不那么清纯的视线,他的脸色一寒,原本安静木讷的样子变得稍显冷漠:“叶秋,请自重。”


他早就接触过各种各样爱慕倾心的视线,或包含色欲,或欲语还休,这样带有倾向性的视线他从来都不陌生。


可叶秋是这个领域内标杆式的人物,周泽楷无法彻底和他翻脸,只能含蓄地拒绝他,然后去洗手。


叶怂直到周泽楷离开后三分钟才回过神来:“你说,小周是不是瞧不起我?”


叶修道:


“人家样样比你强,瞧不起你很正常。”


怂逼没有想到叶修说得这么直白,他感觉自己被伤害到了。


怂逼默默蹲下,开始捡拾自己小心脏的碎片。


半天也没看身后的人有什么反应,他恼羞成怒:“你就不能哄哄我!”


叶修于是也蹲下:“往好的方向想,在周泽楷眼里你已经是一个偷窥他下半身的小变态了,事情不会再比这更糟糕了。怎么样,开心点了吗?”


叶怂哭了:“你怎么这么不会安慰人啊。”


777附和:“是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酷啊!”


冷酷的叶修冷酷地无视了双方的控诉,把叶怂拉起来回家,两个大男人一起蹲在厕所里,其中一个还在哭,被别人看到了像什么样。


 


晚上,好不容易把大概失恋的叶怂给哄睡了,叶修问777:“我的任务真的是实现他的愿望吗?”


777:“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呢。”


叶修:“你是不是忘了你最开始的台词。”


777装傻:“你在说什么?”


叶修:“最开始不是说了什么找回自我,虽然我没注意听。。”


777:“没注意听还能记得这么牢,您记忆力真好。”


叶修和777聊了大半宿,这777口风还挺紧,根本没透露出什么有效信息。


第二天,叶修和叶怂一起看电视,看着轮回和嘉世的回放,叶怂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跟叶修兴致勃勃地讨论周泽楷昨天的发型。


“我感觉小周的发质比以前还要好了,是不是用了那款他新代言的洗发水啊,不过我也买了,怎么没什么用。”


叶修看着叶怂蓬松柔软的黑发,拍拍他的脑袋:“这样也挺好的。”


叶怂又被夸了,好得意啊,小尾巴都翘到天上了。


电视里的回放已经结束了,开始有解说员以及并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特邀嘉宾就昨天的比赛展开评论。


“这个赛季,周泽楷的表现比上个赛季还要精彩。不少人都说他会是下一个荣耀第一人,老师您觉得呢?”


嘉宾道:“我也这么觉得。虽然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鼓吹曾经的第一人叶秋,但是在我看来,周泽楷能够取得的成就会比他还要高。”


解说员笑道:“老师您这话说得可能有点过早了吧。”


嘉宾不屑地轻哼一声:“让我们拭目以待。”


 


叶修泡好一杯绿茶,问叶怂要不要喝,叶怂还在盯着电视,没回应。


“怎么,”叶修看着叶怂傻愣愣的样子,不客气道,“当初是你自己要退役的吧,现在听到别人这么说,心里不舒服?”


叶怂摇摇头:“这倒没有。我只是觉得,对一个人产生期待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不考虑被期待的那个人的感受。”


“你擅自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喜欢上他,但其实他可能是跟你以为的完全不一样的那种人,你可以完全不用负责任,反过来责骂你喜欢的那个人让你感到失望了。”


“但实际上,是你擅自喜欢上人家的,是你擅自对别人有期待的,不是吗?”


叶修感觉自己似乎差点就能抓住些什么关键的点,但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叶怂忽然就扑过来,叶修手忙脚乱地稳住,热水差点洒出来。


“你好酷啊。”叶怂抱着叶修的腰,脸在他的腹部蹭蹭,“我好喜欢你。”


叶修:“你移情别恋了?”


“……”叶怂气鼓鼓,“不是在说那种喜欢,你好会破坏气氛啊。”


叶修笑笑,撸了撸他脑袋上的毛。


 


过了两个星期米虫的生活,任务没有头绪。


777却忽然出现:“亲,在吗~”


“说。”叶修正在给睡懒觉的叶怂泡牛奶。


“系统检测到您支线任务的对象正式出现,请您自行留意。”


“……”叶修手下动作一顿,“支线任务?”


777略为心虚地哼着歌。


“你最开始怎么没说?”


“我想等支线开始再告诉您的呀。”


“那任务是什么?”


“发现在这个世界和您一样的外来者就ok啦。”


“……”


“目前该世界的总人口为69亿7890万左右,但既然是支线任务,任务对象肯定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在您附近的。”


“……”


“最后,一首歌曲送给您!”


叶修的脑内又开始循环播放:“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去珍惜。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


 


叶修把支线任务的事告诉了刚睡醒一头乱毛的叶怂。


叶怂反应了两秒,半张着嘴,看上去有点弱智地“啊?”了一声。


“……会想到跟你商量的我可以说是白痴了。”叶修放叶怂去刷牙洗脸,自己坐下来思考刚才777所说的话,如果往好的方面思考的话,外来者应该是自己的熟人,否则自己很难分辨出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之间的差异。


可刚才777根本没说外来者有几个人,他们是否像他一样拥有自己的肉体,或者是附在这个世界的人身上,有没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这两个星期在777强大的库存下填鸭式阅读了几百篇快穿文的叶修发现这种题材下的套路十分深。


叶修呼唤777:“问你个问题。”


“您说。”


“支线任务可以不做吗。”


“我觉得ok。”


“那支线任务完成后有什么作用?”


“可以获得主线任务的完成提示。”


“……777.”


“诶,我在。”


“你能不能一次性把所有内容说完,不要我问一次,你说一次。”


“可是内容太多了,我看文件看得都困了,要不我把文件发给您,您自己看?”


“你们系统可以这么消极怠工吗?”


“理论上是不可以的。”


叶修猜他还有后话。


“但我是副系统,仅次于主系统的存在,现在主系统出去度假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把文件发给我吧。”


“好的亲,请查收哦亲~”


 


叶修花了两小时看完文件,发现重点基本上没有。


可以确定的是支线目标大于等于一且与他相识,主线目标就是小怂逼,任务目的却含糊其辞。


其他基本没什么重要信息。


“你们公司还没倒闭也是奇迹了。”


“目前做系统的仅有我们一家,垄断产业,龙头老大,您懂的。”


777忽然暴露了系统本质资本主义的肮脏。


叶修不再跟777废话,开始上网查询资料。


根据他自己的经验,叶怂和他几乎没有相似之处,所以他合理怀疑支线目标也和这个世界的本人有较大差异,既然是熟人,应该也是职业选手,按照这条线,叶修在百科上通读了一遍职业选手的简历,发现有两位犯罪嫌疑人。


 


韩文清,霸图战队队长,带领霸图战队在第四赛季斩获冠军后退役,称职业生涯已经圆满。


 


叶修和系统吐槽:我笑死了,这是个假的韩文清。


系统:在这个世界,这就是真的韩文清。


叶修:这个可不可以拍下来等我回去发给老韩?


系统:可以,您有手机吗?


叶修:……


 


第二位犯罪嫌疑人,黄某,职业选手名册上根本没有这人,大概是没有走上网瘾少年的不归路。


 


叶修觉得这两人和本尊差别最大,所以会是支线目标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叶修问叶怂有没有韩文清的联系方式,叶怂愣了愣:“你喜欢韩文清那款的?”


“你能不能不要用你的恋爱脑来思考一切?”叶修戳戳叶怂的脑袋。


叶怂撅嘴,老大不高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韩文清的手机号报给了叶修。


叶修很快打了过去,那边儿嘟嘟了两声,接了。


那头的声音很低沉,还有点不怒自威的味道:“有事?”


“诶。”叶修语带笑意,“想跟你见一面。”


“……”


“反正你现在退休养老呢,有空的吧?”


“……时间地点。”


叶怂目睹这一切的发生,为两人的干脆利落感到咋舌:“你怎么突然对韩文清有兴趣了?”


“说了你也不懂。”叶修笑摸叶怂的脑袋。


“……你刚才若无其事地把我当成傻逼了吧。”


“那可没有。”叶修顿了顿,“我只是郑重其事地把你当成了傻逼。”


叶怂好气啊,还有点想哭。


 


三天后韩文清从Q市飞到了H市,地点定在了叶怂的小公寓,叶怂极力反对:“小周还没来过我家呢,凭什么让别的男人先进我家的门!”


“我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你不一样!”叶怂扭扭捏捏,还脸红了,“你是我很重要的人。”


结果叶修转身去烧开水了,根本没听见。


叶怂真的好生气啊。


 


开门看到韩文清的那一刻,叶修基本已经确定韩文清就是他认识的韩文清。


他听说这个世界的韩文清自从第四赛季夺冠后就在Q市的海边开了个花店,每日照料花草,喝茶养身,二十岁开始以能活到一百二十岁的方式生活。


而这个韩文清,眉目间一股黑老大的气势,把在叶修身后的叶怂吓得不轻。


韩文清看到叶修和叶怂之后,显然最初没能理解这个情况,但很快就释然了,眼神只放在叶修的身上。


叶怂在只有三个人能听到的频道偷偷吐槽:韩文清的眼里根本没有我。


777:是的呢。


叶修光顾着和韩文清交换信息,根本没加入这场讨论。


 


韩文清是三天前忽然穿到了这个世界的韩文清身上,当他发现自己居然是得了一个冠军便觉得职业生涯圆满从此退出江湖成为一个快乐的养花匠,他的火气蹭地就起来了,奈何他住在海边,根本就没有可以发泄的对象,直到叶修的电话忽然打到他手机上,当他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叶秋”二字时,感觉精神恍惚。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和多年老对头通过电话。


 


叶修已经把目前可以公布的情报都告诉了韩文清,韩文清也是一个心脏十分强大的人,和叶修一样轻易接受了目前的处境。


“所以我估计我们得完成这货的愿望后才能一起回去。”叶修总结道。


韩文清听到一起回去这四个字,眉头动了动,疑似愉悦。


“他的愿望是什么?”韩文清这才正眼看了叶怂。


叶怂好怂啊,吓得往叶修怀里钻,结果韩文清的视线更冷酷了。


于是叶怂更怂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叶修道,“他想跟周泽楷谈恋爱。”


韩文清的眼神不能更吓人:“没眼光。”


叶怂听到这话还得了,立刻就想反驳,和韩文清黑恶势力般凶狠的眼神对上,他鼓起勇气,也没说出一个字。


没办法,谁让他怂呢。


 


叶修留韩文清在家里吃大餐,老坛酸菜味方便面加荷包蛋和火腿肠,叶怂好委屈啊:“我平时都没有荷包蛋。”


叶修:“前天不是刚带你去吃了对面的自助。”


叶怂更委屈了:“花的是我的钱!”


叶修:“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呀。”反正他也没钱。


但叶怂奇迹般地被治愈了,乐呵呵地出去了。


 


叶修呼唤系统:“现在是不是该给任务提示了。”


系统777:“您发现了一个任务目标,现在给你一个提示。”


意识忽然被抽离了。


叶修恍惚间看到了熟悉的嘉世训练室,熟悉的训练椅,还有一个在不开灯的房间里看着电脑的背影。


而电脑屏幕上的文字过于恶毒,有些被系统打上了马赛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叶修问。


“第四赛季决赛之后。”777道,“你应该也经历过,没印象了吗?”


“嗯……”叶修回想了一下,“类似的事在之后还有很多,记不太清了。”


777沉默了。


那是粉丝第一次爆发的大规模diss,不乏部分失去理智的嘉世粉。


叶修在第四赛季的决赛上是被季冷用舍命一击给带走的。


那对季冷来说是运气的充分释放,当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但对嘉世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噩耗,以叶修为中心的所有战术都作废了,在场上的其他人虽然很快镇定下来,但还是在没有战术和进攻双重主力的情况下败下阵来。


有些人不能接受,那一刻他们忘了是谁带给他们引以为傲的荣誉,只对这略显荒唐的失败感到愤怒。他们在网络滋生的阴暗角落窃窃私语,却全都被本人看在了眼里。


竞技运动最容易给人一时性的情感刺激,不仅是选手本人,连阵营的支持者也会情不自禁地被带入情绪,有时也会有人口不择言,在期待没有被回应的情况下破口大骂。


而叶修就看着小怂逼在那边浏览这些论坛,吸收着成吨的负能量。


画面一转,面前是亲切可爱的老坛酸菜牛肉面以及用模具煎成爱心型的荷包蛋——小怂逼买的。


叶修给荷包蛋翻了个面,对外喊:“老韩,你要吃溏心的还是全熟的?”


韩文清:“全熟。”


系统777:“亲,您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修:“我应该有什么反应?”


系统777叹口气:“你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你,是因为你克服了那一切。你是所有的你之中,最强大的那一个。”


叶修:“你的意思是,剩下的那九个,都像这人一样怂?”


系统777:“倒不能这样说,只是你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其他层面,的确都是这些人里综合指数最高的。”


叶修不以为意。


系统777:“其实你觉得理所当然的事,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承受的,你足够强大,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你一样,你能懂吗?”


叶修:“既然你说了他就是我,那他就应该要承受而不是逃避。”


系统777不再说话了,好像下线了。


 


叶修把面端出去,叶怂震惊地发现他的碗里居然是个普通的煎蛋,而韩文清的碗里是个爱心煎蛋。


叶怂这下真的很难过:“你不爱我了。”


叶修摸摸他的头:“爸爸是为你好。”


被占便宜的叶怂怂哒哒地啃煎蛋。


韩文清盯着爱心蛋看了好一会儿,一口吞了,十分爷们的吃法。


叶修看着叶怂:“以后不叫你怂怂了,越叫越怂。”


“我本来就不叫叶怂。”叶怂挺起骄傲的小胸脯。


“那叫你二号吧。”


叶修嘬了口面,神奇的是完全没有发出声音。


他甚至依次为之后的几个叶修从三号起到了十一号。


叶怂发出的抗议被无情的忽视了,他还想跟叶修表达自己的不满,结果韩文清一个眼神飞过来,他就立马怂了。


系统777忽然道:“一家三口,叶怂最狗。”


叶怂气得热泪盈眶。


 


第二天,叶怂大早上的被电话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划开手机锁屏:“喂?”


“嗯?黄少天?我不认识……可能是粉丝吧,俱乐部里有我的签名,给他一张打发掉……”


睡在叶怂旁边的叶修在半梦半醒间听到黄少天的名字,嘟囔道:“我的我的……”


叶怂脸色大变:“你有韩文清一个还不够?”


叶修一巴掌糊他脑袋上,把电话抢过来,对对面道:“把公寓地址给他……对,我是叶秋他哥……嗯这是我朋友……嗯,男朋友……”


叶怂像只小呆头鹅一样张开了嘴:那韩文清怎么办?


等黄少天一脸潮红地进了门,叶修的大脑才刚刚清醒,而黄少天朝气蓬勃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老叶,原来在这个世界我们是这种关系吗?但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来自未来,或者说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世界的你正在等我回去,我不能留在这里……”


去开门的叶怂好怕啊,这人怎么回事,话这么多,带标点符号但是不喘气,他根本插不上话啊。


“……嗯?”长篇大论完的黄少天皱了皱眉,“你怎么不太像老叶?”


叶怂终于能说话了:“我,我喜欢的是小周,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黄少天瞬间冷酷:“那你肯定是假的叶修。”


叶修慢悠悠地刷完牙,在叶怂被黄少天气得脸红的时候洗完了脸,然后探出头:“少天啊。”


黄少天立刻燃烧,甩着尾巴扑了过来。


“你怎么不换拖鞋!”叶怂咬牙切齿。


 


叶修把原委复述给黄少天,黄少天沉默片刻很快就摆出了要提问的架势,阻止他的是买早点回来的韩文清。


叶修叼着韩文清买回来的油条:“老韩还是很贤惠的。”


黄少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怎么在这儿?”


韩文清根本不理他,问叶修要加糖的豆浆还是不加糖的。


叶怂这下爽了。


不能他一个人被无视。


吃完早饭,三个人围着叶怂。


黄少天在这个世界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这次翘课出来,考勤肯定要糟,不知道那位本尊回来后要多崩溃。


“你怎么会喜欢上周泽楷的?”黄少天的语气里满满的嫌弃。


“他很帅的。”叶怂认真。


黄少天败下阵来,这小怂逼居然用老叶的脸摆出认真的表情,太犯规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玩会儿小游戏,坐在他旁边的叶修一眼看到他的屏保是自己刚才在喝豆浆的样子。


黄少天显然也注意到叶修的目光了,他镇定道:“你的自拍怎么跑到我的手机里了?”


叶修挑眉:“我看是你喜欢我吧。”


“我何止是喜欢你,简直想操你。”黄少天更淡定了。


叶修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吃吃地笑了两声,咣地一下脑袋磕到桌子上。


“……”


叶怂瞪大了眼睛,“他,他怎么了?叫……叫救护车!”


说到最后就哭了。



-


 


很长的第一章,夸了夸我自己。 


 


 


 


 

评论
热度 ( 2133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