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可爱的他和他

悠悠堇:

        00


 


        “跟大家宣布一件事。”


        世邀赛夺冠的第二天,所有成员都尚未离开苏黎世,拖着昨晚通宵到很晚却依然兴奋的身体,聚集在平日里商讨比赛的会议室。


        几个没参加比赛,但打飞的来看决赛的选手也坐在这里,把平时看上去还有些空余的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


        叶修的表情还是一贯的淡,但语气却有点正经,并且还锁了门。


        这让黄少天这样心思细腻的朋友不由怀疑:“老叶,你该不会想说,趁现在每人留下三件稀有材料,不然别想踏出这个门吧。”


        “开什么玩笑。”叶修正色,“三件怎么够,起码要七件。”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不要脸。”黄少天一脸“你看果然这样”的表情和喻文州交流。


        “不过现在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叶修用食指第二指节扣了扣桌子。


        “原来对他来说还有比诈骗稀有材料更重要的事。”张佳乐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方锐道:“看来接下来领队将宣布我与他的婚讯。”


        黄少天想都不想地反驳:“放屁。”


        楚云秀看热闹不嫌事大,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给方锐:“恭喜。”


        “免礼免礼。”方锐毫不害臊地收下。


        “够了啊。”叶修又扣了扣桌子,“我现在在说很重要的事。”


        “到底什么事。”韩文清交叉着胳膊抱臂,脸色冷硬,但算是最给面子的一个。


        “就是……”


        叶修让开身子,把自己身后那个不太安分的,动来动去的人暴露了出来。


        “孩子都这么大了啊。”


        楚云秀看似平静地说道,然而苏沐橙的手臂被她紧抓得都有点疼了。


        “秀秀,冷静。”


        苏沐橙安慰道,虽然她本人也不太冷静。


        叶修的身后是一个十几岁的,只看五官与他别无二致的少年。


 


        01


 


        “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了。”


        叶修将一觉醒来发现十年前的自己躺在自己的身边和自己大眼瞪小眼这种事说得无比平淡。


        “什么叫就是这么一回事了?”方锐看着眼前十八岁叶修,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你这种说法也太不负责了,人家小叶现在在陌生的环境肯定非常害怕,待在你这样的家伙身边肯定特别没有安全感。”


        “说得很对。”黄少天激烈赞同,顺便伸手像招小狗似的招了两下,“小叶快来少天哥哥这边。”


        十八岁的叶修看上去有点小,嘉世的红白队服把他包裹得松松的,白净的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


        然而十八岁的叶修只是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这两人一眼,然后就稍微抬高了视线看向二十七岁的叶修:“有烟吗?”


        二十七岁的叶修摸了摸口袋,淡定:“抽完了。”


        十八岁的叶修问:“那怎么办?”


        “下去买呗。”


        “好。”


        然后他们肩并肩地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我现在相信了。”楚云秀感慨,“他们必须是一个人。”


 


        02


 


        黄少天十八岁的时候,身材早就定型了,然而他却觉得,十八岁的叶修,总比现在的叶修看上去要小那么一点。


        不知道该说他是成长得缓慢,还是一直在成长。


        先前小一点的这只叶修招来了所有人的瞩目,像个珍稀品种似的被所有选手们围观了个遍,后来都被大一点的那只叶修给赶回去了。


        世邀赛虽已告一段落,但领队要做的结尾事项还不少,所以叶修没一会儿就又去办事,想了想还是把小叶修先留在了喻文州这儿。


        至少喻文州看上去还比较靠谱。


        而黄少天凭借着战壕优势,成功挤进了喻文州的房间。


        但是情况不太乐观。


        一向话多的黄少天,看着一张嫩脸光洁无瑕的叶修,竟有点说不出话来。


        “你是蓝雨的?”小叶修多少从大叶修那里听说了这些人的身份,“你们真的是聚在一起出国旅游来的?现在战队间都这么和谐友爱了?”


        小叶修很敏锐,多少察觉了点不对。


        “对……对啊,我们就是一起来出国旅游的,”巧舌如簧的黄少天竟有些结巴起来,“因为大家关系太好太好了。到了夏休期也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什么的。”


        先前大叶修特地交待过,别让小叶修知道太多未来的事。


        大家当然心知肚明他的考量。


        也都不打算多嘴。


        但是……黄少天在心中叫苦,你可别忘了这是个和你一样的人精诶。


        小叶修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看到黄少天忍不住想要舌吻他、喻文州都打算出声圆场的程度。


        “算了。”叶修咬着吸管喝了一口面前冰镇的碳酸水,“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要知道了。”


        黄少天呼出一口气,趁机摸了摸刚才就很想摸的那颗小脑袋:“乖孩子。”


        嗯,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是软绵绵的,毛绒绒的。


        嘿嘿。


        “你傻笑什么呢?”黄少天回神,发现叶修正用一种有点无语的表情看着他。


        “谁傻笑了!”黄少天提高了分贝来掩饰自己的脸红,“真是的,你这孩子怎么和哥哥说话的。来,PKPK,让哥哥来教教你什么是尊重。”


        叶修摸了摸口袋:“没带帐号卡。”


        “我去帮你借张。”黄少天跑到隔壁喊,“周泽楷,帐号卡交出来。”


        “干嘛?”结果在周泽楷之前,孙翔的脑袋倒先从虚掩的门边冒出来,“我们现在已经不是队友了,你再问队长要帐号卡好像不太合适吧黄少天。”


        “呸呸呸,谁和你是队友了。”黄少天朝叶修那边看了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大概是没听见,才松了口气,压低声音,“别那么小气嘛,借小叶玩会儿呗。”


        周泽楷原本在理行李,听到后大方地把帐号卡递给了黄少天。


        然后孙翔和周泽楷也去隔壁围观了一下叶修和黄少天的PK.


 


        冷汗几乎要冒出来。


        这种纯粹到毫无道理的强大。


        如果说第十赛季的叶修有很大一部分的强大来自于他的经验,那么第一赛季的叶修,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他的天赋。


        他是那个时代最独一无二的天才。


        没有剑圣,没有枪王。


        那个时代只有一个最强。


        黄少天赢了,赢了用神枪手的叶修,但他自己也只剩下百分之七的生命。


        而且叶修,没有用任何五十五级以上的招式。


        因为第一赛季最高的等级限制是五十五级。


        十八岁的叶修咄咄逼人,最有效的伤敌政策,还有无与伦比的操作技巧。


        黄少天知道自己能够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叶修不太习惯周泽楷的帐号卡。


        屋内的四人一时无话,倒是叶修在那边叼着根烟摇摇头:


        “后生可畏啊。”


        黄少天被他这句老气横秋的话逗得笑了出来,要知道一个实际年龄十八岁但看上去像个高中生的家伙说出这种话真的有那么点故意逗趣的嫌疑。


        “现在是你应该叫我前辈才对。”黄少天用力地揉了揉叶修的脑袋,想了想,又充满了恶趣味地加了一句,“或者叫哥哥也行。”


        “叔叔能不能离我远点。”叶修露出了一个欠削的表情。


        “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不讨喜啊!”


        黄少天作势要把他拎起来打一顿。


        当然没能成功。


        因为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03


 


        黄少天和喻文州要去商业街买点纪念品回去,十八岁的叶修坐在周泽楷房间的沙发上和他玩瞪眼游戏。


        十八岁的叶修尚未知晓周泽楷是何方神圣,但通过他刚才那张满身银装的帐号卡便能知道这定是某支战队里的核心角色。


        但是为什么他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


        十八岁的叶修还不像二十七岁的叶修那样淡如止水处变不惊,但却心思活泛,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上去很讨人喜欢,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


        “你叫周泽楷吧?”叶修盘着腿,脑袋稍微抬起一点,“长得很帅。”


        周泽楷像是没想到打破寂静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稍微有点木讷地嗯啊了一下:


        “呃,谢谢。”


        想了想后又补充道:“你也……”


        琢磨了一下措辞:“很可爱。”


        十八岁的叶修虽然才十八岁,但已经习惯了被职业圈里那些比他大上一圈的同届说成阴险狡诈的老狐狸,这会儿忽然被夸可爱,还真是闻所未闻。


        “是吗……”叶修搔了搔自己的右脸颊,“小周你是不是眼睛不太好啊?”


        周泽楷笑了一下,叶修心中刚感慨帅哥笑起来果然让人如沐春风,他就接着说:“就是这种地方,很可爱。”


        叶修嘴里含了半块乳酪饼干,心想,有种被撩了的感觉,是错觉吗?


 


        04


 


        所有人里,叶修认识的只有韩文清和苏沐橙,苏沐橙又被拉去开了什么粉丝见面会,毕竟技术又好人又好看,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有人气的。


        所以在超市里遇到韩文清的时候,难免觉得有点亲切感。


        不过这种亲切感消失在了韩文清敲在他额头上的那个暴栗里。


        韩文清拿过叶修手里的那包烟,眉头皱得死紧:“跟你说了多少次,少抽点,你怎么都不肯听?”


        语气凶狠,好像叶修敢顶撞就会被他拎起来抽屁股一样。


        叶修目瞪口呆:“每次你凶我的时候,我都觉得你有毛病,这么可爱的我,你居然还能发脾气!”


        这下轮到韩文清无话可说了。


        叶修趁机想从他手里抢回烟,但又被敲了个暴栗。


        “靠。”叶修忍不住蹦出小情绪。


        然后又又被敲了个。


        “不抽就不抽。”叶修抱着脑袋嘟囔,“反正洋烟抽起来也不带感,都是薄荷味,娘得要死。”


        韩文清看着这样还带点孩子气的叶修,像是叹了口气,这让叶修觉得有点惊悚。


        韩文清可不是会叹气的人。


        “老韩啊。”叶修坐在超市用餐区的高脚椅上,清澈得不要脸的眼底映出韩文清刚毅的脸,“你是不是变了?”


        韩文清的瞳孔像是放大了一点。


        叶修等了会儿见韩文清不说话,依稀觉得自己可能戳到了这人的痛处,却又没办法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


        十八岁的叶修还无法理解如今韩文清的苦楚,他只能看着这个熟悉的对手,乡村老干部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不过,玩得很开心吧。”


        韩文清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后忽然把他的脑袋往下按,以一种凶猛的力道用力地揉了揉。


        叶修嚷嚷:“喂你干嘛啊,怎么越长越暴力了。”


        “彼此彼此。”韩文清道,“你也越长越不可爱。”


        大概是见惯了二十七岁的叶修看起来无所谓又不正经但实际上谁都捂不热的狗样,所以见到十年前的宿敌那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熊样,竟从可恨可敬中衍生出了点可爱。


        只是一点点而已。


 


        05


 


        十八岁的叶修被韩文清领着回到酒店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孙翔。


        孙翔看到叶修,露出了很不自在的表情。


        然后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留下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


        正好这时候二十七岁的叶修同志抽空回来了一趟,十八岁的叶修同学看到后立刻与韩文清告别,磨蹭到了十年后的他自己身边。


        二十七岁的叶修刚刷卡走进自己房间,后面就跟进了一个小炮弹,砸在他背上,倒也不疼。


        “跑那么急干嘛?”大叶修好笑地揉了揉小叶修红通通的鼻头。


        “怕你把门关上了。”小叶修摆摆手表示这种小小的疼痛很快就飞走了,完全不碍事,“那什么,问你个事啊。”


        “说。”


        “你和小孙同志是怎么回事?”


        “嗯?”叶修愣了一下,笑道,“人家现在比你还大呢。”


        “这不重要。”小叶修摇了摇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


        “没有。”


        “那是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


        “也没有。”


        “那他为什么躲着我?”小叶修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大叶修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抢了你的东西,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吧。”


        “我的东西?”小叶修的脑袋上像是长出了小牛角,硬是要往里钻,“什么东西?”


        “不是答应了我不问未来的事吗?”大叶修揉揉小叶修的脑袋。


        “啊,对哦……”小叶修挠挠自己今天不知道被揉了多少次的脑袋,“那你讨厌小孙同志吗?”


        “当然不。”


        “好的我知道了。”


        小叶修朝大叶修做了个告别的挥手,然后啪嗒啪嗒跑出门去。


        大叶修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等会儿要用的文件也走了出去。


 


        孙翔正在酒店自带的庭院里晒太阳,心里有点郁闷。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不敢面对那个十八岁的叶修。


        到了只是被那双清透无垢的眼睛盯着就浑身不自在的地步。


        原来叶修也有这么年轻的时候。


        曾经被他嘲笑过气的那个老前辈,年轻时候的眼神熠熠生辉。


        虽然后来他早就承认叶修的确厉害,但是他没想到以前的叶修还要厉害。


        并不是以前的叶修比现在的叶修更厉害的意思,而是年轻的叶修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锐气,那分锐气甚至连孙翔本人,这个曾经没有遇到新人墙的最佳新人都难以轻易与其匹敌。


        他无法直视那双眼睛,也不敢让他知道,一叶之秋的帐号卡现在属于自己。


        这种感觉太差劲了。


        “你在想什么?”从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差点把孙翔从他坐着的长椅上吓得掉下去,他回头,恰好对上那双眼睛,好像一切欲盖弥彰都会在他面前无处遁形。


        “中午好。”十八岁的叶修对被吓得不轻的孙翔打了个迟来的招呼。


        “嗯……”


        孙翔也算是勉强地应了一声。


        然后就是有点尴尬的沉默。


        “我说……”


        “喂……”


        ……


        两人同时开口,就更尴尬了。


        孙翔以为之后会开始更更尴尬的“你先说、不还是你先说”之类的推辞,结果叶修倒是没让他如愿。


        “我先说。”叶修清了清嗓子。


        “哦……”


        “你是不是和我有点过节啊。”


        “……”


        “不要放在心上。”


        “……”


        孙翔更不自在了,他可以放宽心地面对没脸没皮的二十七岁叶修,但是却没办法和这个十八岁的叶修过招。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懂的,非常浅显的,那种理由。


        因为喜欢着二十七岁成熟理智的叶修,所以难免对尚且还带点青稚的十八岁少年有了点心疼,心疼他以后可能要经历的种种。


        所以很难不放在心上。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代替我自己和你和解了。”十八岁的叶修在不猛烈的阳光下朝他伸出手,“怎么样?”


        阳光不猛烈,但是孙翔却觉得自己像是中暑了。


        不然怎么会晕乎乎的呢。


        大概是因为,被十八岁的某人可爱到中暑了吧。


 


        06


 


        中午,没一会儿苏沐橙回来了。


        她和叶修一起吃饭。


        她清楚地记得十八岁的叶修的喜好,米饭和叉烧,再撒点白芝麻和海苔屑。


        两个人一起吃饭,谈起了种种话题。


        “对了,以前哥哥做的千机伞……”


        苏沐橙像是想起什么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想要和十八岁的叶修分享。


        却又忽然顿住。


        对了,不能和他说太多关于未来的事啊。


        不过,他一定会很好奇,苏沐橙带着点小狡猾的微笑看过去。


        却发现叶修的眼神有点躲闪。


        苏沐橙有点怔愣,忽然发现了点什么。


        原来十八岁的叶修,看上去还那么小啊。


        并不是很宽阔的肩膀,有点苍白的脸色,身体稍微有点瘦过头,撑不起宽大的嘉世队服。


        原来十八岁的叶修是这样的啊。


        为什么以前都没发现呢。


        为什么在当初的苏沐橙眼里,十八岁的叶修是那么高大又厉害的人呢。


        为什么不觉得,其实才十八岁的叶修,应该更软弱一点,不要那么坚不可摧。


        苏沐橙忽然有点说不上话。


        原来现在再看当时的叶修,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强大到无所不能。


        其实也只是个刚成年的小鬼。


        真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呢。


        以前的苏沐橙觉得十八岁的叶修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英雄一样的人物。


        一直让自己放心地依靠着。


        原来,从这个角度看,他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普通人。


        苏沐橙低下头,掩饰自己有点发酸发红的眼眶。


 


        07


 


        下午喻文州在游戏房发现了正在玩投篮机的叶修。


        才投了没几个就开始揉胳膊,引得喻文州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叶修嘟囔,继续揉胳膊。


        “平时太少锻炼了。”喻文州从身后环住他,手法温柔地帮他按了几下上胳膊的软肉,引来叶修舒服的哼哼。


        叶修沉着身体关系很好地半倚在喻文州怀里,毛绒绒的头发挠着喻文州的下巴。


        挠得喻文州各种意义上地痒了起来。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叶修忽然问道。


        “嗯?”喻文州似乎没想到他会问个这么突兀的问题,想了想后回道,“很可爱。”


        “……”叶修以一种“啊,这么敷衍”的表情看他。


        喻文州只是笑。


        “那另一个呢?”叶修还是直直地盯着他。


        “嗯……”这次喻文州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是个很好的人。”


        虽然有千言万语可以形容他所有招人喜欢的地方,虽然也有千言万语可以形容他所有让人气得牙齿发痒的地方,但究其根本,贯彻始终的,大概就只需要一句话。


        不管什么时候,叶修,是个很好的人。


 


        08


 


        晚上二十七岁的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十八岁的叶修正窝在床上昏昏欲睡。


        “睡吧。”二十七岁的叶修帮他盖好被子,躺到他的身边。


        “嗯。”十八岁的叶修抱住他的一只胳膊。


        “我怎么不知道以前的我这么爱撒娇。”二十七岁的叶修说道。


        “抱抱我自己还不行?”十八岁的叶修难得蛮横一小下,“因为据说我长成了一个很好的人。”


        “那必须是。”二十七岁的叶修毫不谦虚。


        “其实我们还是很像的。”十八岁的叶修笑嘻嘻的。


        “是啊。”二十七岁的叶修捏捏他的小鼻子。


        但是还是有点小地方没有成型。


        比如十八岁的叶修听到苏沐秋还是会全身僵硬一下,忍不住心里颤颤几下。


        而二十七岁的叶修却能很平淡地说出,我有个朋友,荣耀玩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并不是变得无情,也不是时间治愈了什么。


        只是成长了起来。


        一生都在成长。


        “对了,那些别的战队的人啊……”小叶修说,“也都是很好的人吧。”


        “还不错,不过都是手下败将。”


        小叶修闻言咧嘴笑了一下。


        “他们都叫我叶修。”十八岁的小叶修说,“你脑子被枪打过之后改回原来的名字了?”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


        十八岁的小叶修忧心忡忡:“那爸爸他……”


        “你猜?”


        “至少这种小事告诉我会怎么样!”


        “呵呵,你还是自己去体验吧。”


        虽然你会走一点弯路,但是那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那么,晚安啦。


 


        09


 


        后来,小叶修理所当然地经历了大叶修会经历的一切,并且成为了一个很好的人。


 


 


 






        - end -






 

评论
热度 ( 25256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