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叶】一日三餐[上]

悠悠堇:

回到B市跟着他爸出席过一些场合后,叶修才发现义斩这帮子小少爷大小姐真是B市圈子里有名的富二代官二代,当然风评不怎么样。


详情请参考十年前叶父对叶修投身职业圈的态度。


这就是上流圈子对职业选手的一贯想法,不过因为世邀赛的举办,觉得职业选手不上台面的人到底还是不再表现得那么明显,国家显然对这帮只会玩游戏的家伙寄予厚望,刚回国那会儿,简直待遇隆重,夹道欢迎。到底也是体育竞技的冠军之师,现在还可以看到大街上到处有他们的影像。


叶修的到来让义斩昏昏欲睡的门卫精神了一点,叶修原想等他进去通报一声,没想到门卫像是见到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躬身把他请进去了。


叶修觉得稀奇,走到训练室前正好听到孙哲平在训话,有模有样的,连队长楼冠宁都低他一头。


孙哲平这人长得好,特别男人,又有点富有男人味的骚,很难解释这人给人的感觉,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能吸引诸多视线。


他没什么表情,也称不上面无表情,义斩的选手都在认真听他说话,忽然发现他顿了顿,嘴角扬了扬,选手们一愣,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再往孙哲平盯着的方向一看。


大神正倚着门看他们。


义斩现在除了孙哲平和原先的五人组还有另外五名选手,他们和叶修可一点都不熟,虽然久仰大名,但是没甚交流。


尤其是他们在义斩这样一个拜大神战队,平日里听了太多对叶修大神的赞美,当然基本上来自五人组里的文客北和楼冠宁。


楼冠宁其人一表人才,典型高富帅,理应狂拽酷炫有腔调,左拥右抱小美女,但他每当谈起叶修的时候,那表情,那笑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谈恋爱了呢。


总之叶修大神对于他们来说原先只是活在幻想里的,这下出现在现实生活里,倒有些不真实了。


毕竟上赛季他们和叶修也只是匆匆打过照面的关系。


“叶神,你怎么来了?”


楼冠宁喜上眉梢,把叶修请进来,也并不防备自家的训练室被人看光。


孙哲平抱着臂:“你来干嘛的?”


“来看看你怎么欺负小朋友。”叶修接过文客北递来的冰镇汽水,“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的让你很有成就感?”


孙哲平哼笑:“我没你这么无聊。”


叶修在义斩享受到了顶级VIP的待遇,除了孙哲平这家伙,其他人都把他捧着,这让在熟人中总是被嘲被刺的叶修有些无所适从,不由感叹还是小朋友纯真善良。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识过你的真面目。”孙哲平毫不留情地揭穿。


叶修用手肘搥了搥孙哲平,让他不要拆自己的台。


孙哲平的小声闷在喉咙里,低沉性感,叶修瞟了他一眼,觉得他是刻意发骚。


“晚上去喝一杯?”孙哲平提出邀约。


“喝汽水?”


“……差不多。”


叶修欣然应允。


 


叶修暗恋孙哲平。


用他跟苏沐橙私下的谈资来说,喜欢他的臭脾气和好身材。


第五赛季断了联系后他原以为就这样断了,没想到能在义斩俱乐部遇上,还一起参加挑战赛。


苏沐橙神叨叨地跟他说过:“缘份真是妙不可言。”


叶修现在只想说,这势必是孽缘。


他和孙哲平去了京城富二代聚集的酒吧,消费水平高,表面看上去是个高素质消费场所。


孙哲平冲不断朝他抛媚眼的美人举了举杯,一饮而尽了杯中的气泡水。


“你偷看我。”孙哲平喝完后老神在在地拆穿叶修的小眼神。


“偷看?”


叶修不承认,“我挺光明正大的了。”


孙哲平揽过他肩膀,忽然凑近他耳朵问:“你这几年谈过恋爱没?”


叶修缩了缩脖子,孙哲平呼出的热气让他有些痒。而这话题过于突然而刻意,让叶修的警报系统鸣笛。


“说话啊。”


“没有。”


“呵呵。”


孙哲平笑了,似乎挺满意,又喝了杯水。


“那你呢。”叶修等了几秒没等到他说自己,觉得这不符合信息平等交易原则。


“如你所见。”


孙哲平示意叶修看看周围,有多少美人在朝他送秋波。他的行情显然和大龄处男叶修并不一样。


“那你也不能每一个都泡吧。”


叶修舔舔嘴,把嘴唇舔得湿湿的。


孙哲平轻笑了一声:“那是,遇到想泡的才泡。”


叶修叫了杯绿茶,在酒吧叫绿茶,也是脱俗。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忽然孙哲平把叶修往自己怀里一带:“我发现你还挺勾人的。”


“怎么了?”叶修脸埋他怀里,声音闷闷的,“你突然发什么疯。”


“有男人在看你。”


“……”叶修有些无语,“你想太多。”


孙哲平嘴唇微微抿着,看着叶修的眼神幽深不可捉摸。


 


孙哲平其实一直知道叶修对自己有意思。


他从小没少感受过露骨而充满爱意的视线,他年轻的时候也因此而产生过成就感,后来就厌了。那种成就感跟在赛场上获得胜利的成就感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了。


直到他遇到了叶修,这人的眼神似乎有魔力,明明带着喜爱,却隐藏得极深,还有些包容的温柔,但这些柔软的情绪并不影响他的锐利,或者说正因为叶修有着极为柔软的一面,他的锋芒才比一般人更为惹眼。


孙哲平以前从来没想过和男人之间的可能性,直到他遇到叶修,当他发现那隐秘得宛若藏在蚌壳中的爱意,他的心脏像是被凿开了一个小口子,渐渐融了粒沙进去。


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当人发现某人对自己抱有好感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去注意对方,就像对方会注意自己那样。


孙哲平表现得不太明显,他和叶修在比赛场合才可能遇上,他有时候碰碰叶修的耳后告诉他头发翘了,有时候说口渴拿过叶修的矿泉水就着叶修喝过的地方咕咚咕咚灌几口,还有的时候顺着第一赛季的几个老炮儿一起嘲讽叶修的白斩鸡身材顺便捏捏他并不存在的腹肌。


这些游离在暧昧线之外却带有含蓄暧昧的行为往往会令叶修不适。


孙哲平喜欢这种时候叶修的眼神,不再淡漠,染上了些许迷离的色彩。


久而久之,当孙哲平对叶修这个人从身体至感情上都产生欲望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玩过了头,把自己栽进去了。


偏偏命运还特别坎坷,在他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叶修这么个人之后,他受伤了,严重到无法再撑起一场高强度的职业联赛。


他刚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心中涌起滔天的火焰,他不甘,甚至愤恨,却在沉默良久后接受了现实。


 


后来叶修和孙哲平再遇到的那天,彼此也发现了对方家里在京城那都是鼎鼎大名,彼此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出了相近的火焰。他们是近似的,他们是同类。


原先便是,如今更是。


早已收起的雄心壮志,在重逢后,被尽数点燃。


也许他只能走那么一段路,只有一小段,但他仍然心向往之。


 


孙哲平一直知道叶修是个有魅力的男人,连他如此见多识广之人,都不小心落入他编织的陷阱里。


叶修被孙哲平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这孙哲平忽然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视线极具侵略性,几乎要让他觉得自己的衣服都在这样的视线下被一寸寸扒光,整个人赤身裸体地暴露在孙哲平的面前。


叶修有些惊慌,他怀疑孙哲平看出了什么,但他表面仍维持着惯有的微笑和淡漠,他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


可那一瞬间的裂纹也被孙哲平发现,即使他修补得很快。


孙哲平太喜欢这样的叶修了,这样的叶修只属于他,一切都是他的,微不足道的片刻的脆弱让他忍不住想把叶修彻底捅开来,叶修的内在一定更为柔软,而那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你还喝什么吗?”


或许是孙哲平的眼神太过露骨了,叶修缩了缩脖子,感觉到丝丝寒意,像是被一只野兽盯视。


叶修试图叫来服务员给孙哲平再添杯气泡水。


“亲爱的,我不想喝水。”孙哲平咬咬叶修的耳朵,“我想操操你。”


 


一辆破车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他长臂一伸,摸到一团空气,原本心情舒爽的孙哲平像是被一盆凉水给浇得完全清醒了。


孙哲平下床把本就不大的空间逛了个遍,然后他不得不承认昨晚还跟他恩恩爱爱的叶修居然丢下他跑路了。


孙哲平硬是想不出叶修会先行离开的理由,他们昨晚是那么契合而圆满,叶修就算要离开也应该等他醒了之后。


叶修是那么喜欢他,就算不说,他也从那双眼角微微下垂的眼睛里看出了端倪。


这样的叶修为什么会在大清早的离开。


颓然间孙哲平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昨晚只邀请了叶修开房,却忘了表白。


他忘了告诉叶修,他也喜欢他。


孙哲平对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绝望了。


但更让他心里堵得慌的是,他一想到昨晚没有得到一句喜欢的叶修是抱着何种心情和他做爱的,他就恨不得把昨天晚上那个混蛋孙哲平给揍一顿。


孙哲平也顾不上其他的,穿着半湿不干的衣服,什么也不管了,只想着先把男朋友追回来。


 


tbc.


 


明天开个车就写完啦。


平叶我还可以嗑三吨。

评论
热度 ( 3160 )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