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人穷志短

叽歪歪:

因为早上被屏蔽了一次,所以我要把这个在草稿箱里待了很久的有点污的成人故事给写完。


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逻辑。


时间:前三赛季


 


01


郭明宇吸了一口汽水摇头晃脑:“不景气啊不景气,你们那儿是不是又有人不干了?”


方士谦冷哼一声不语。


叶修笑笑:“我们队就没哦。”


第二赛季已经进行到常规赛下半,高强度的比赛以及令人很难高兴起来的收入使得一些赛季初因热爱而进入职业圈的青年中出现了少部分退却的人。


前两个赛季的联盟条约还未完善,一些来试水的年轻人浅尝辄止,及时止损。


今天嘉世到B市对上本地战队微草,比完赛后把同样地处B市的皇风战队队长给叫出来撸一把夜宵。


吴雪峰在叶修身边低声细语地叫他别吃撑了,不然得难受。


“你们队真没人有要走的意思?”郭明宇忍不住赶着趟找虐。


“没有。”叶修正儿八经道,“主要靠队长的个人魅力吸引。”


说罢用脚尖踹踹吴雪峰鞋跟,“你说是不是?”


“可不是。”吴雪峰笑道。


郭明宇和方士谦纷纷作呕吐状。


“你怎么不说靠队长的肉体魅力?”郭明宇喝多了汽水直打嗝,宵夜摊子的灯光昏黄浑浊,却衬得叶修皮肤细嫩泛着粉。


叶修斜睨他一眼根本懒得理,就只顾着小口嘬扇贝,扇贝加了辣椒炒,叶修嘴有点红,水嘟嘟地肿着。


想亲。


郭明宇痛苦地想。


自己一定是太久没发泄,对着个刚成年的青少年都有想法,简直禽兽。


但不亲上去,就他妈禽兽不如。


 


02


禽兽不如的郭明宇在一餐夜宵结束后也没将禽兽行为付诸行动。


叶修和吴雪峰临走前,郭明宇忽然叫住他,叶修咬着个盐水棒冰回了个头看他,眼睛亮亮的。


“那啥。”郭明宇看着那双眼睛口干舌燥。


“啥?”叶修舔了舔棒冰。


“给我也舔口呗。”郭明宇随口道。


“送你了。”叶修一把把棒冰塞进郭明宇嘴里,瞬间从口腔上涌的凉意把郭明宇冻得脑瓜生疼。


“操……你……”郭明宇对着叶修撒欢跑走的背影竖中指,旁边的方士谦拍拍他。


“干嘛?”郭明宇抽着凉气,表情扭曲地捏着棒冰,一脸要死的样子。


“你真变态。”方士谦道。


“……”


郭明宇无法反驳。


 


03


嘉世战队一直很稳,心态稳,成绩也稳,分红奖金更稳。


第一赛季夺冠后,一群人难得放纵地到酒吧街喝了个昏天黑地,叶修喝了杯果啤,不然等会儿随随便便地醉了该多麻烦人。


队友也赞成:“少喝点好,不然哥哥们等会儿一转眼你就被捡尸了。”


“嗯?”叶修疑惑,没听懂他们什么意思。


“我们队长可真够纯的。”队员们揶揄道,顺便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看牢了啊。”


吴雪峰苦笑,撇头看到叶修纯黑的瞳仁里印着他的样子,让他瞬间没了方向。


队友们都是浸淫社会好几年的青年人,一窝蜂地到舞池里蹦迪,留下吴雪峰和叶修还坐在原地。


“要去吗?”吴雪峰问。


叶修摇了摇头:“我不会。”


吴雪峰:“很简单的,走进去自然就会了。”


叶修看了看那些扭来扭去的男男女女拒绝道:“还是算了,我喝酒。”


吴雪峰揉了揉那颗脑袋,心想你这算什么喝酒,满嘴都是水果的甜香,没有一点酒精的味道,连呵出来的气都是甜甜的。


 


04


“你还在呢?”


魏琛很惊讶,“还没回家呀。”


叶修反问:“我为什么要回家?”


“……”


要说为什么,那大概就是和他们这群无所事事的人比起来,叶修年轻干净,就算混迹网游的时候看不出,私下相处却能发现他的教养很好,就算偶尔骂了句脏话也像在说你好。


魏琛看人很准,一眼洞察这要不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要不就是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但家庭条件一定不差。


魏琛觉得他这个人吧就原本应该是在大学里读着书,在图书馆里睡午觉,偶尔有小学妹来给他表表白,然后晚上就一起在操场上散散步。


结果现在这样一个家伙居然跟他们这群社会青年混在一起。


魏琛这么表达了一下,以为自己偶尔的矫情会得到叶修的共鸣。


“青年?”叶修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可真给自己长脸。”


魏琛顿时很想抽他。


 


等到这个赛季的末尾,魏琛宣布退役,没什么粉丝欢送,却有人问了句:“你要逃走了吗?”


隔着屏幕魏琛似乎能感觉到那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他,他被自己的矫情给弄得一身鸡皮疙瘩,他想要是叶修在他身边八成要笑骂他一句老贱人。


 


05


叶修抽烟的样子老是被一群老炮嘲讽,一群嘶哈着吞云吐雾的男人里,叶修显得很异类。


他夹着烟的手指本就好看,抽烟的样子还特别迷醉,不知道是不是刚抽不久还不习惯,总显得有点小心翼翼,偶尔可以看到他吐出一截水嫩嫩的小舌头。


职业圈最初那两年可真没什么女性选手,在一群大老爷们里,叶修算是年轻一辈里长得比较秀气的,具体与第一赛季的另一位刚成年选手韩文清对比。


有些寂寞如雪的单身狗没事就喜欢掐一掐他嫩生生的脸颊,然后在赛场上被虐,屡试不爽,百折不挠。


后来第二赛季来了孙哲平和张佳乐,张佳乐是温柔忧郁的俊美长相,有些人就喊他公主,被打了几次就不敢再叫。


因为年龄相仿,再加上游戏里有诸多交集,这对组合和叶修的关系还不错,张佳乐那时候年轻气盛,还很有恋爱欲望,天天哀叹在职业圈这一群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男人堆里总感觉会被传染单身病毒。


第三赛季第一次举办全明星的时候,一水的糙汉子站在台上,张佳乐彻底服了:“没希望了。”


孙哲平不置可否,往背光角落里坐着的那人看去。


叶修正套着兜帽玩着游戏机,整个不亦乐乎。


散场后部分选手在厕所里碰了头,大家都有生理需要。


排排站着放水的时候有些男人的劣根性便体现出来了,不仅比大小,还盖章叶修最小。


说出这话的孙哲平被叶修斜睨了一眼,叶修的目光从他的脸移到他狰狞的肉物:“呵,丑东西。”


“……”


话是这样讲没错,跟叶修的那地方比起来,孙哲平的那玩意儿似乎是有点丑。


“丑点没关系,好用就行。”


孙哲平专业流氓技能点亮。


“你们再这样给下去要是真成给了怎么办。”


郭明宇调笑。


“不可能啦。”张佳乐笑,“我也经常调戏这货,但不可能对这货的屁股感兴趣啊。”


说着他随手一拉叶修的裤子,还没把自己的却邪收好的叶修握着它感觉到屁股一凉。


三分之二个圆,一截引人遐想的沟。


很白。


没有多余的毛发。


因为皮肤过于白,沟还泛着童稚的粉。


排队放水的男人不知是谁咽了下口水,反而是叶修很冷静地把裤子穿好,没事人一样地洗手走人。


张佳乐的脸仿佛被打红了。


本赛季的新人王杰希回味着刚才看到的,对这位前辈本就不多的敬意全都变成了其他的东西,


 


06


要问一些初代的大神为什么进入职业圈,有些人可能会说,也就没事干,既能玩游戏又能赚钱谁不干呢。


但他们也知道,这只是玩笑话,他们终究还是因为热爱而进入这个领域,但大部分又因种种现实在职业暮年到来之前就离开了。


因为实在太苦了。


最初几年的辛苦,后边儿明星似的年轻选手可能无法体会。


想当初金成义主席也打过梦想照进现实的幌子,吸引了诸多青年人进入这个行业。


有的留下来几年,有的很快就醒了,还有的一直在做梦。


一个人闷头大睡不够,还要拖着别人也跟他一起。


数年后魏琛也重回旧梦,做起了未完的春梦。


 


07


“想当初真是又穷又苦。”


魏琛在兴欣的庆功宴上喝太多说胡话,“只有叶修的屁股还有点人性的温暖。”


 


end.



一到考试期就会很想摸鱼的病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治好吼,捉急。 


毛概搞到后天考了,我的脑袋没有插塞子诶,背进去的东西已经一点点漏出来了,好捉急好捉急啊,干巴巴地哭了。


不管了,补觉觉去了。

评论
热度 ( 5323 )
  1. 黎殷木乃伊耀 转载了此文字
  2. 黎殷木乃伊耀 转载了此文字

© 西湖丶浮生醉梦 | Powered by LOFTER